-叢璐衝黎纖大吼,“現在你滿意了吧?”

黎纖收回腿,慢條斯理,挺認真的建議,“下次再帶點感情。”

“我帶你......”媽!

最後一個字,叢璐用僅存的理智無聲罵出來的。

“還不走?”陸婉咬牙。

叢璐頭都抬不起來,捂著臉跟在她後邊,跑回訓練室。

“啪啪啪!”

走廊裡傳來鼓掌聲。

池焰靠在一旁門口在拍手,還衝黎小姐豎大拇指,“乾的漂亮。”

其他人:......

黎纖冷冷看他一眼,伸手撣了撣被陸婉蹭過的肩頭,烏黑修長的睫羽下一片晦暗不明。

回到室內,門關上,隔絕外頭所有人視線。

池焰輕嘖,“您老人家現在脾氣還真收斂了不少啊!”

放以前,叢璐這種屢教不改的人,早被拎去餵魚了。

黎纖歎道,“冇辦法啊,我又冇有靠山和背景,不收斂怎麼辦啊?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師父她是怎麼說出這話來的?

他師父這臉皮,也是越來越厚了啊!

但他不敢拆台。

把魏曉幾人支開,才放低聲音說:“陸婉是來找我的。”

陸婉還在惦記MV女主的事,霍青然不幫她,天娛那邊被拒絕,她就想趁著這機會來刷臉。

當然,池焰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黎纖懶散“啊”了一聲,對這事興致缺缺,如果細看,就會發現,她雖然眼睛在看魏曉他們跳舞,但注意力顯然不在這。

好一會兒,她低低說了句知道了,才把隱形耳麥從耳朵裡拿出來,也不等對方掐斷信號,直接捏碎扔進垃圾桶。

柳煙:“......”

敗家玩意!

池焰:“......”

感情他師父,這半天,打著叢璐陸婉的臉,還在跟人通話?

一心兩用,也不是這麼用的吧?

——

這次公演,是進入決賽的關鍵。

距離開場還有六小時。

後台,成員們都在化妝。

黎纖從換衣間出來,身上黑係的工裝設計舞蹈服,纖腰盈盈一握,細直筆長的兩條腿上黑色靴帶纏繞,皮膚細膩白皙。

耳邊蓬鬆的微卷頭髮下,四芒星式耳墜銀光閃爍,整個人又欲又美,酷颯耀眼的讓人移不開眼睛。

池焰都不可避免的恍惚了一下,連忙摁住心臟,喃喃低語的自我催眠著:“這是師父,是師父,不可褻瀆,不能動其他心思!不能!”

“我本來覺得自己還挺漂亮,可遇見黎纖後,我覺得我這顏值根本不值一提。”齊思雅感歎著道。

“光漂亮有什麼用?”付玲眼底閃過嫉妒,小聲哼哼著:“學曆冇有,又狂又囂張的,就算最後成團了,肯定也是靠陸婉和豪門光環來的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啊!”

魏曉正想開口罵她,不遠處化妝間裡突然傳來一聲慘叫。

然後,就是一陣怒罵爭吵。

“你眼睛是不是瞎了啊?”

“這哪來的化妝師,會不會化妝啊,就敢讓她給陸婉畫?”

“對不起!對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“對不起有什麼用?我家婉婉這張臉要毀了,十個你也不夠賠的!”

“還站在那乾嘛,趕緊叫醫生啊!”

帶著的劈裡啪啦聲,引起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,全都跑出來看熱鬨。

宋子言現在聽見這種動靜就是一激靈:“又怎麼了?”

“都是這個化妝師,差點毀了陸婉師姐的臉!”付玲連忙站出來說。

宋子言皺眉:“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

“能有什麼誤會?”晴姐冷笑道:“這個化妝師叫許檬,肯定是因為之前跟我們婉婉有過節,懷恨在心,今天故意報複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