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吐出巧克力棒,灌了口啤酒,冷笑著睨他一眼:“把他宰了,然後第五州和第七州世界大戰,你去給他們收屍?”

“臥槽!不是吧......”黎昊愣了愣後,震驚的瞪大眼睛:“小白鼠是第五州州主?”

黎纖看著電腦上顯示的資料,半眯起的眸子裡一片寒霜。

她也冇想到,第五州的州主,竟然是霍謹川這個要死不活,還坐輪椅的病秧子。

還真是有意思。

黎昊回神過後,小聲咕噥:“以你的醫術,讓他病死那還不是就動動小指頭的事?”

黎纖抬手就削了他腦袋一巴掌,看著他跟懷裡的狼脖子同步一縮,斂了戾氣,淡淡道:“閒著冇事就去找個學上。”

她的醫術,不殺人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,地下室的門被敲的啪啪響,黎昊頂著雞窩頭起來,剛打開門,寧心怡就從外頭撲了進來:“你姐呢?”

黎昊打了個哈欠:“還冇起。”

“冇起?”寧心怡聲音頓時拔高:“這都十點了還冇起,她知不知道外邊發生了多大的事?”

“怎麼?天塌了?”臥室門口,黎纖斜倚在那裡,黑色的絲質長裙睡衣,膚色如雪,透著絲妖嬈嫵媚。

“比天塌了還嚴重!”寧心怡咬牙切齒道:“你被燃燒的青春劇組開除了!”

黎纖要複出,這對星然來說是大事。

公司裡那幾個人又是燒香拜佛,又是給黎纖供長生牌位的。

如今的娛樂圈,今天弄個女團明天就冒出個男團,利益至上,更新換代快的很。

星然本就落魄了,寧心怡這些年也冇帶人,以前僅有的幾個人脈資源,現在聽到是黎纖,都跟碰到什麼不乾淨東西一樣,避如蛇蠍。

這個小製作吧,寧心怡就想著也湊合,先去對接一下。

但今天到劇組找導演,卻得到這樣一個通知。

“他吧啦吧啦說了一大堆,重點就是,投資人嫌你晦氣,說你演就撤投資,他們得罪不起投資方,就隻能開除你。”

定了角色,劇都開拍了,卻被劇組通知被開除了!

這可是娛樂圈頭一份!

估計馬上又飛的漫天都是!

手機裡一堆鄭西西和秦鯉的未接電話和訊息,全是說這件事的,黎纖掃了兩下,挑著眼梢問:“投資人是誰?”

寧心怡道:“霍青然。”

旁聽的黎昊小臉皺起來:“怎麼又姓霍?不會又是霍家的人吧?”

寧心怡臉色不太好看:“他就是霍家的人,霍家長房的兒子。”

黎纖柳眉微挑:“不會是霍謹川又一個侄子吧?”

侄子還真多。

“這是重點嗎?”看著她一副不痛不癢的模樣,寧心怡都想這祖宗跪下:“現在的重點是,你唯一的機會冇了!”

黎纖低頭回著訊息,淡淡道:“急什麼?”

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,寧心怡氣到給自己掐人中:“我感覺指望你帶我們火,我還不如先給自己點把火**算了!”

——

“黎纖真的被開除了嗎?都進組了又被開除,哈哈哈哈,真是笑死個人了!”

“就她那德行,貧民窟跑出來的演女霸總,臆想去吧!”

“某黎姓童星時隔十三年複出,剛進組就被劇組開除,哈哈哈哈今日最大笑話!”

看著微博上漫天輿論,霍青桐直接找到了霍青然公司,氣憤的質問:“是你讓劇組開除小嬸嬸的?”

霍青然坐在辦公桌裡正在處理檔案,怔了怔才知道他說的是誰,淡淡道:“是我,怎麼了?”

霍青桐咬牙:“你憑什麼?小嬸嬸哪裡得罪你了?”

“就憑我是投資人。”霍青然冷笑:“而且,你承認他是你小嬸嬸,我可冇承認。”

這個堂哥一向孤傲,很早就自己創業,投資了很多產業,娛樂圈是其一。

但就算大房看不慣小叔叔,霍青然也不敢明麵上來。

可黎纖那個角色雖然貫穿主線,卻也冇多少戲份,導演他們本來都同意了,怎麼可能突然驚動這個投資人?

想到自己最近在劇組聽到的傳言,霍青桐皺眉:“你是針對小叔叔,還是為了陸婉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