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曉幾人,“......”

池焰撇嘴,視線掃過黎纖,但黎纖看都冇看他一眼。

池焰親自下場做助陣嘉賓,還是給黎纖那組。

這事傳開後,所有人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的震驚。

叢璐說:“從黎纖剛進訓練營時,池焰就一直在替她說話,李詩在的時候,說還拍到了他倆私會......”

但李詩後來被當替罪羊淘汰,她這邊兒花錢封了李詩的口,就忘了這回事。

而現在,根本找不到李詩。

她抿唇:“池焰......婉姐,我們能贏嗎?”

池焰這個事,又在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!

黎纖這個賤人,到哪都能勾搭男人,那張臉果然就不是正經人該有的!

還有池焰那個MV女主,之前經紀人去找跑了好幾次都冇見到人,隻有拒絕的話!

現在,池焰近在咫尺!

陸婉臉色陰沉著,眼底閃爍了半晌,冷笑了一聲道:“如果輸給池歌王,那也不算丟人。”

——

接下來,就又是密集的排練,連覺都冇人怎麼睡。

直到離演出還有12個小時。

黎纖從洗手間回來,還冇推訓練室的門,門就自動從裡頭打開了。

陸婉帶著叢璐他們走出來。

雖然已經連續來了好幾天,但兩人還是第一次正式碰上。

“姐姐......”陸婉愣了愣後,開口笑道:“我正來找你你不在,就跟池歌王他們聊了幾句。”

“哦。”黎纖麵無表情。

陸婉眼底微閃,咬唇道:“姐姐,我給叢璐當助陣嘉賓,卻不給你當,你不會怪我,生我氣吧?”

黎纖眸子微眯,眼梢微挑,嘖笑一聲:“你覺得你比池焰厲害嗎?”

一共來了七個導師,單獨拿出來,哪個咖位都不算小。

但放在一起,池焰那直接天王級彆的。

他們連一個等級都不是。

比?

那簡直是不自量力,自取其辱。

陸婉臉上笑容僵了一下,捋了捋耳邊頭髮:“拿我跟池歌王比,姐姐這是折辱我啊。”

黎纖雙臂環胸,斜倚在牆上,淡淡道:“知道就好。”

陸婉:“?”

怔了下,她才反應過來,黎纖剛纔突然問她跟池歌王比誰厲害,言外之意是在說,有了池焰誰看的上她,讓她少自作多情。

陸婉臉色當即就黑了,餘光掃過四周的人,向前走了兩步,壓低聲音的冷笑:“黎纖,看著自己的親生父母對自己不好,那滋味肯定很不好受吧?”

黎纖歪頭,“連自己親生父母都不敢認,陸大小姐不害怕他們在天之靈去找你嗎?”

陸婉臉色微變,。

黎纖眯眼,眸低漫了寒霜,漫不經心的繼續道道:“還是陸大小姐想起,自己還有個親弟弟了?”

如果之前聽到這話,陸婉肯定會有些慌亂,可這段時間因為這個,她早就準備好了各種公關,加上陸家所有人都寵著她,就算現在被爆,她也不會怕!

冷笑一聲,她又向前朝黎纖走近了點,在彆人看不見的地方,她眼底厭惡明顯,嫉恨幾乎從眼裡溢位來。

不答那話,隻譏諷道:“做人要有自知之明,黎纖,身為醜小鴨,你就彆做什麼白天鵝的夢了。”

話落,就蹭著黎纖肩膀而過,走人了。

叢璐跟在她身後。

路過黎纖的時候,一聲冷笑,往常的得意全部回來。

魏曉看不下去,眼睛微轉,快步攔住她去路,“喂,叢璐,你今天是不是忘了點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