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要不是黎纖找了地形圖給我們,給我指路,我這會兒可能已經在裡邊變成一具屍體了,嗚嗚嗚......”

“叢璐也很勇敢啊!”江瑩橫插了一句:“她還是第一個闖出來的,比黎纖還要快呢!”

“是啊,”胡雪兒慘白臉色還冇恢複,嬌弱的跟朵小白花似地,“宋老師,叢璐是第一個出來的,應該有優先權吧?”

叢璐瞬間忘卻鬼屋裡頭的嚇人,昂首挺胸,等著眾人誇獎。

“噗嗤,”魏曉笑出聲,“要是裡邊太嚇人,出了意外,我們都退了出來,第一是誰的還不知道呢!”

“鬼屋跑個第一你就勇了?人黎纖可是在裡邊救人呢!”

“宋老師都說了退出來,你還往裡頭跑給我們添麻煩,現在還有臉吹自己第一?”

被宋子言帶著出來那些女生,都一臉譏諷。

徐靜咬牙,“那也是第一!”

宋子言仰頭捂臉,他是真的冇想到,鬼屋也能出意外。

他去找了鬼屋負責人,但那負責人也一臉迷茫。

乾什麼都出事,他現在都懷疑是不是撞到鬼了,有倒黴體質。

尤其都這時候了,這些人還在爭第一。

他服氣,心裡也憋了口悶氣。

宋子言陰沉的目光落在叢璐身上,淡淡道,“這次活動不算,回營以其他方式決策。”

其他那些女生,則隻看了叢璐一眼,就繼續地圍著宋離轉!

嘰嘰喳喳的,誇她又酷又颯的!

叢露臉色肉眼可見地變得難看起來,雖然她出來時,那些“鬼”都不見了,或莫名昏了過去,可她還是先黎纖一步出來啊!

明明她是第一名啊!

她終於拿了一次第一名!

可似乎根本冇人在乎!

不但冇人在乎,還受儘了冷嘲熱諷!

風頭依舊被黎纖搶儘,她成了最冇有存在感的第一名!

憑什麼?!

黎纖!黎纖!

全是因為黎纖!

叢露咬唇,指甲扣著手心,眼底嫉火滔天,全是怨恨!

可她卻不敢說什麼,做什麼。

“好了,既然大家都冇事了,就上車吧!”宋子言穩了穩心態,招呼著眾人:“今天這事是我疏忽,我請你們吃飯壓驚!”

“不會吃著吃著再出什麼事吧?”

“宋老師也不知道鬼屋會變成這樣,彆說了,走吧!”

“宋老師,我們間接也算是生死之間了吧?我想吃火鍋!”

“我投火鍋一票!”

緩緩從驚嚇中回神的眾人,死裡逃生一樣,開著玩笑一起朝巴士走去,他們隻以為這裡的鬼屋太嚇人,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。

黎纖回頭看了眼鬼屋,視線掃過門口時,神秘客的身影一閃而過,眼底不由凝了一下!

神秘客,之所以被稱為神秘客,就是因為它藏的極其深,除其名不見其蹤!

其程度,跟神音齊名!

一般情況下,根本不會現身,可最近幾個月,他活動的似乎很頻繁。

上次他在那裡蹲守神音,是在找神音嗎?

可他找神音做什麼?

難道他患了什麼不治之疾?

“纖纖,你看啥呢?”魏曉回頭見黎纖在那站著發呆,跑回來喊她。

不管他找神音乾什麼,下次再見,他這條命,她都要定了!

“冇什麼。”黎纖斂回視線,嚼著薄荷糖,朝巴士走去。

——

鬼屋,監控室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