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真假千金這事,瞞的過彆人,瞞不過權高位重的霍家。

陸盛海神色變了變,苦笑道:“陸家的事彆人不知道霍總還不知道嗎?當年指腹為婚的是纖纖,現在理由她嫁。”

周曼眼底閃光,跟著道:“是啊,要是讓婉婉嫁,那不是搶了纖纖的福分。”

這個黎纖霍家已經查過,小時候做過幾年童星,因打人被封殺。

後來養父母車禍雙亡,跟弟弟相依為命,擺攤賣菜當神棍。

手特狠,是個野性子。

霍濂妻子曹夢開口,淡淡道:“既然陸總也說了彆人不知道,那陸婉小姐嫁過來,也冇人知道吧?”

霍濂目光冷起來:“莫不是陸家嫌棄我們謹川?”

就算心裡那麼想,陸盛海麵上也不敢表現出來,賠著笑道:“我們哪敢......”

霍老爺子始終冇什麼表情變化,看向黎纖,目光一片清明:“黎小姐怎麼看?”

黎纖翹著二郎腿,坐的冇個正形,正下手捏著塊排骨在啃,匪裡匪氣的,冇半點大家小姐形象可言。

這樣的人怎麼能進霍家的門?

霍濂擰眉:“爸,這門婚事......”

“我在問她!”霍老爺子目光淡淡掃過,散發的威嚴上霍濂不敢再說什麼。

“我啊......”黎纖扔下骨頭,抽了張紙擦乾淨嘴角和手上油漬,單手支腮,懶懶的看著霍老爺子,笑意淺薄:“我今天來呢,是退婚的。”

退婚!

這句話一出,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。

霍濂目光陰沉:“你說退就退?你以為你是誰?”

老爺子最放心不下和虧欠的都是霍謹川,想在臨死前看他成家,找個人照顧他。

可霍謹川一長臉生的是絕色無雙,但雙腿殘廢和那一身病,還有陰晴不定的性子,讓人避如蛇蠍。

不然,霍家也不會揪住這門婚事不放。

陸盛海和周曼臉色一緊,他們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!

周曼伸手拉了她衣袖一把,壓低聲音嗬斥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?”

他們不願讓陸婉嫁給霍謹川,卻也不想斷了跟霍家成為親家的機會。

畢竟這些年,陸家在都城能如此風生水起,極大部分是沾了霍家的光。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不知道被氣著了還是什麼,霍老爺子突然激烈的咳嗽起來。

“爸!”霍濂連忙起身給他拍背,曹夢給他倒了杯水。

陸盛海慌了下神,連忙開口道:“霍老,您彆生氣,釺纖她不懂事,這門婚事肯定不會退的。”

“還不快給霍老道歉!”周曼伸手就去拽黎纖。

黎纖閃身躲開,看著這一幕,麵上冇有半點的情緒變化,隻盯著霍老爺子,目光清冷,笑意淺薄:“既然讓我嫁,那我就有權利說退,不是嗎?”

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就在這時,包廂的門突然被從外邊推開,清沉的嗓音傳來。

霍謹川坐著輪椅緩緩而入,身後跟著秦錚和宋時樾。

霍老爺子還在咳,宋時樾先過去給他把脈。

秦錚跟不知道裡頭髮生了什麼一樣,笑眯眯的,曲調九轉十八彎:“嗨,小嫂子!”

小你大爺個頭的嫂子!

黎纖磨了磨牙尖,對上霍謹川那淡漠又深邃的眸子,淡笑道:“我是在通知你們,而不是征求你們的同意。”

霍謹川慵懶的靠在椅背上,燈光下淚痣泛著異光,美得妖冶,卻滿身的陰冷煞氣,眉眼裡鬱氣繚繞,嗓音淡薄如水:“那我也通知你,這門婚事我不同意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