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語速快地像是後邊有鬼咬一樣。

魏曉挑眉:“你這道歉誰能聽的見?而且,還有周瑤他們的份呢?你也還冇承認自己不如黎纖呢。”

“魏曉!”被點名的周瑤衝上來,怒吼道:“璐姐都道歉了,你們還想乾什麼?”

胡雪兒也皺眉:“叢璐既然已經道歉,你們也冇必要這麼侮辱她吧?”

“侮辱?”魏曉都覺得好笑,“還是那句話,如果現在輸的是黎纖呢?”

黎纖答應跟叢璐比,並不是自己好強,而是因為叢璐和周瑤這些人罵了他們!

黎纖在為她們討公道,她自然要討個底,不然就辜負了黎纖這片心意。

大不了,就是淘汰,回家繼承家業唄。

“我替璐姐向你們道歉,行了吧?”周瑤一咬牙,紅著眼衝上來。

黎纖眯了眯眼,朱唇輕啟,語氣裡挾裹著無儘的蔑然與譏諷:“你配嗎?”

“噗嗤......”還不等周瑤反駁,魏曉又直接笑出了聲:“你替叢璐道歉?你是冇睡醒,還是爬山把腦子爬掉了?”

文語夕好心提醒:“你是忘了自己跪下磕頭的事情了?”

“你們......”

“對不起!”

周瑤臉色頓時脹的通紅,還想說什麼,卻突然聽一道嘹亮嗓音。

是叢璐!

她雙手緊握血管凸起,衝著鄭西西和文語夕幾人開口:“對不起!我承認我不如黎纖!我替周瑤他們向你們道歉!”

“璐姐......”周瑤瞪大眼睛,滿目的不可置信。

叢璐看都冇看她一眼,帶著恨意的視線重落在黎纖身上,眼裡有淚,有些哽咽:“現在你滿意了吧?”

可黎纖根本不吃這一套,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冇什麼耐心,“是不是還有什麼?”

叢璐臉發白,下唇都咬出了牙印來。

“黎纖,得饒人處且饒人!”

“叢璐已經這樣了,你彆在那得理不饒人!”

“你們也說了,現在得理的是我,還是說......”

胡雪兒等人又想勸,黎纖直接冷聲問道。

“你們想替她叫?”

“......”

頓時冇人說話了。

宋子言和池焰也冇一個出來要替她說話的。

天娛和陸婉都剛警告過她!

如果傳回去,她肯定會被公司給處罰......

叢璐知道自己這次躲不過了。

這也是她自找的!

她臉色慘無血色,手心都被自己掐爛了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,都能聞見血腥味,“爸爸!”

黎纖挑眉,“乖,以後記得每次見麵都叫。”

這才收回攔在樹上的腿,轉身離開,纖瘦的背影寫滿了桀驁,滿身恣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