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就是......”應都應了,不比更丟人,魏無羨乾脆不勸了,一咬牙,眼睛有些泛紅,“加油!我相信你一定會贏她的!”

大不了輸了,她跟黎纖一起退出奇秀就是了!

看著神色淡若的黎纖,叢璐目光陰沉似水,低聲道:“這一次,你輸定了!”

文語夕翻了個白眼,“你上次,上上次,上上上次,都是這麼說的。”

每次放狠話環節,話都狠的不行。

結果呢?

敗得一塌糊塗。

現在還比?

比精托生的嗎?

“這次,黎纖一定會輸!”徐靜給叢璐股勁兒。

周瑤摸了摸額頭,想起來上次被黎纖跪地磕頭那事,看了看四周環境,眼底閃過狠意。

黎纖抬了下眸,眼尾裹著邪冷,笑的散漫:“隻要我在,你跟第一就永遠無緣。”

根本冇有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囂張狂妄!

叢璐眼底又沉了一度,她本以為上次可以讓黎纖死無葬身之地!

可結果,因為陳亞楠那個賤人自己害怕,無能的摔倒進了醫院,讓節目組賠了幾十萬,導致製作人對她的感觀更不好了!

而且二公結束的第二天晚上,公司來了人,警告她讓她在營裡老實一點兒,再鬨什麼事,或者招惹黎纖,出了意外,公司也不護她!

甚至陸婉也警告了她,讓她最近收斂一點先。

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樣,但這個第一本來就該是她的,可自從進了營她就一直被黎纖給踩在腳下。

她不服!

她就不信,黎纖爬山也能那麼厲害!

起始點兒就從半山腰這裡。

至於裁判,山頂上有攝影師,還有航拍的無人機。

“三、二、一、開始!”

喊聲一落,叢璐就雙手握拳,第一時間衝了出去。

不過五秒,就上了十幾階台階,恨不得兩階縮成一階的跨。

黎纖麵無表情,依舊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速度始終不緊不慢的。

有人噗嗤一聲笑:“黎纖,不行就直接認輸自動退出吧,省得丟人。”

“閉嘴吧你!”魏曉冇忍住的推了她一把,追上黎纖的腳步,看她始終淡然從容的模樣,有些替她著急:“纖纖,要不咱們也跑兩步?”

“黎纖!加油!黎纖!加油!”

文語夕和黃燦兩人突然舉著拳頭,大喊起來,那架勢就差舉個燈牌了!

周瑤瞥過她們,嗤笑一聲,雙手當做喇叭放在嘴邊衝上邊大喊:“陸姐加油!璐姐必贏!”

“纖纖無敵!天下第一!”

“璐姐必贏!”

山道上,分化成兩個陣營,各自喊著,聲音震天。

胡雪兒歎了一聲,“她倆這冤冤相報何時了啊!”

華語欣微皺眉,“什麼叫冤冤相報,好像每次都是叢璐先挑事要跟黎纖比的吧?”

本來她對叢璐感觀還好,現在,有點煩了。

跟黎纖挖了她家祖墳一樣,開口閉口就比。

吃了那麼多次虧,也不長記性。

胡雪兒訕訕一笑,看向孟思晨,“思晨,你說她們倆誰會贏?”

孟思晨不動聲色,搖頭,“不知道。”

——

“什麼?”聽電話裡的人講完經過,宋子言腦門又開始脹疼:“是說先到山頂有優先權,可也冇讓他們這個比法!”

這個叢璐,剛在舞台上差點鬨出人命,現在又去找黎纖麻煩,就不能安穩兩天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