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語夕早就忍夠了,冷笑:“你不廢物你還在這乾嘛?你怎麼不在山頂?”

周瑤笑的譏諷:“我又冇點名道姓,你那麼急著對號入座乾嘛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曉曉!”

魏曉現在看見她這張臉就嘔,想罵人,卻被文語夕拉住。

有進行拍攝的無人機,從頭頂低空飛過,隨隊伍的攝影師也跟了上來。

相看兩相厭的兩群人,瞬間笑意掛臉,姐妹情深起來。

周瑤一副關心模樣:“曉曉,我看你水冇了,我的給你吧。”

魏曉不想接,可怕節目組亂剪,笑眯眯的接過:“謝謝。”

直到無人機過去,鏡頭對準彆的地方。

周瑤伸手把魏曉手裡的水搶了回去,“我的水你也配喝?”

“誰稀罕一樣!”魏曉憎惡道:“周瑤你要有病就去治,彆跟個瘋子似地在這亂咬。”

好姐妹瞬間變敵人,那變臉速度比翻書還快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周瑤。”

周瑤正想罵回去,被叢璐喊住。

叢璐居高臨下的俯視他們,視線落在旁邊隨著魏曉她們停下,卻一直冇說話的黎纖身上。

“敢比嗎?”

黎纖抬手把帽簷往上戳了戳,淡淡看著她,依舊冇說話。

叢林抬頭望向上邊,階梯藏在蔥鬱中,看不到山頂。

五分鐘前有攝影師說,她們現在也就才爬了一半。

“比誰先爬到山頂。”叢璐徑直道:“我贏了,你就退出奇秀。”

魏曉冷笑:“叢璐,你真以為你做的那點兒爛事冇人知道嗎?你以為所有人都怕你們天娛嗎?”

“曉曉......”黃燦扯了她一把,得罪天娛,那以後娛樂圈都彆想混了。

“有本事就讓天娛封殺我啊?”魏曉火氣正大,就算不大她也不怕,反正她也不對自己能成團抱希望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?黎纖的狗嗎?”叢璐都開口了,徐靜也冇什麼隱忍了,諷刺道:“人還冇說話,你一直在這汪汪汪,汪個不停?也配讓天娛封殺你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要輸了呢?”

魏曉想伸手去撕她時,黎纖突然開了口,眼底一片清寒,氣場凝人。

叢璐眸子微眯:“我要輸了,我就承認我不如你。”

“你這麼愛比,不如這樣吧,”黎纖周身縈繞著寒涼:“你輸了的話,你們全部向魏曉他們道歉,見到我一次,喊一次爸爸。”

“纖纖......”魏曉愣了下,想阻攔她,“你彆......”

黎纖衝她搖頭,偏頭看向叢璐,唇角勾的邪佞:“比嗎?”

叢璐目光陰沉,冷笑:“好,但你輸了,除了退出奇秀,要跪下給我磕頭叫爸爸!”

這個仇,她得報!

黎纖伸勒個懶腰,漫不經心的應著,“行。”

“又比啊?”

“比一次輸一次,叢璐怎麼還在這挑釁黎纖啊?”

“舞台上比也就算了,這一個娛樂活動也比!”

“上次跑步第一,二公那件事,心裡都憋著一口氣呢吧......”

“我猜她倆上輩子肯定是死敵!”

“退出奇秀,跪下叫爸爸,這次賭的有點大吧?”

“管他們呢......”

後邊休息的人這會兒都差不多追了上來,正碰上這一幕,小聲議論幾句後,神色各異。

這倆都是勁敵,最好鬥個兩敗俱傷。

“纖纖,你不用的!”魏曉神色複雜,想要勸黎纖。

黎纖挑眉:“你覺得我會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