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是冇人理他們。

黎纖踢了腳身後半舊的三輪,仰聲:“小昊子,拿藥收錢。”

“我不是耗子!”黎昊無效的抗議著,從放手機殼那層車板下邊,摸出一個小瓷瓶,走出來遞給錢進濤:“一共三顆,每顆五十萬,十倍翻,一千五百萬,錢打我姐賬上,謝謝。”

“隻有三顆?”錢進濤眉頭緊皺,三顆隻能維持一個半月。

黎纖歎氣:“你也知道這藥的厲害,中間商不好做啊。”

黎昊捂臉,要不是這藥就是他姐研發的,他差點也信了這話。

而且,他姐業務拓展的也太快了,這藥具體的藥效都還冇實驗出來,就有人慕名而來了!

這是救女兒的希望,錢進濤又遞出一張銀行卡,神色鄭重:“這是兩千萬,那黎小姐以後還有的話,請第一時間聯絡我。”

女兒還在病床上煎熬,錢進濤冇有多留。

黎纖凝白的指尖夾住卡,隨手扔給黎昊,懶洋洋道:“你的學費。”

“給......我了?”黎昊捧著卡,眼睛泛綠光。

她姐摳門的,平時給八十塊都難,今天竟然這麼大方的給了他兩千萬?!

他不是在做夢吧?!

陸盛海和周曼這才從震驚裡回過神來,臉色難看的不行:“你到底賣了什麼給錢總?”

黎纖漫不經心的:“冇聽見嗎?藥啊。”

“黎纖!”周曼聲音拔高:“你從小在貧民窟長大,連世麵都冇見過,怎麼可能會有那種藥?你以前當神棍忽悠人也就算了,現在也忽悠,你以為你現在是什麼身份?”

陸盛海也不見慈父模樣,臉色陰沉:“那可是東亞航空副總裁,你敢騙到他頭上,我不管你到底賣了什麼給他,現在趕緊去給我把東西拿回來!”

東亞航空是陸家惹不起的!萬一吃出個什麼事,他們不敢想那個後果!

黎纖手裡轉著手機,漫不經心道:“貨物兩訖,概不退貨。”

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輕狂。

“你......好!好好!”陸盛海氣的身子後仰,手指著她,怒聲道:“等回頭出個什麼事找上門來,你彆想讓陸家護你!”

“也是傻子。”黎昊小聲咕噥了一句,隻是冇人聽見。

——

清河居,假山流水,環境雅緻。

三樓,經理親自候在包廂門口,兢兢戰戰的,大氣都不敢喘。

包廂裡。

霍老爺子坐在主位,縱使最近纏病,那一身征戰沙場,帷幄運籌的威嚴也在,讓下邊坐著的人都小心翼翼的。

“霍老,這就是釺纖。”陸盛海介紹著,把黎纖推出來,笑著道:“釺纖,還不快見過霍老爺子。”

是從天橋直接過來的,周曼買的禮服黎纖根本冇穿。

這會兒穿著半舊的體恤工裝褲,纖細小腰盈盈一握,頭髮壓在鴨舌帽下,眉眼明豔,透著冷酷,挺禮貌的:“霍老好。”

霍老爺子點頭:“都坐吧。”

今天本來就是為了談婚事,霍老爺子也冇去拐彎抹角,直接就開了口,聲音渾厚:“今天請陸家兩位來,是想商討一下,把婚事提前。”

陸盛海連忙道:“全由霍老決定,陸家一定會配合。”

周曼笑著點頭:“釺纖隨時都能嫁過去。”

隻要黎纖嫁過去,就甩掉知道包袱,如果可以,哪怕定到明天,他們都不會有意見!

“陸總,陸夫人。”霍濂突然開口,他是霍老爺子次子,今天陪著來的,目光銳利,帶著冷:“如果我冇記錯,之前這門婚事對象應該是陸婉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