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快到地方時,給柳煙發了條訊息,才拔掉U盤,清除掉了手機裡的一切痕跡。

——

貧民窟地下室。

看著發來的訊息,柳煙直接反撥回去,但對方顯示是空號。

“靠!”她罵一聲,冇好氣道:“你姐每次都是好事不找我,找我冇好事。”

螢幕裡,黎昊正在提取蠍毒,聞言抬頭,瞥了她一眼:“那你拒絕啊。”

柳煙:“......”

她也得敢啊?

小王八蛋,就知道噎她。

她從高凳上跳下來,冷哼道:“你姐讓我去穀山,老孃飛了,你自生自滅吧。”

“穀山?”黎昊大眼睛眨巴,腦袋湊到鏡頭前,好奇的問,“是不是草草那個穀山?”

草草。

柳煙好笑的看他一眼,“這個名字你敢在你姐麵前提嗎?”

這個名字,是黎纖的禁忌。

但黎昊並不太瞭解,隻帶著些諂媚的討好,“煙姐,你能帶我一起去嗎?”

他都跟著黎纖把大學知識都修完了,最近在鑽研計算機,搞生物研究,每天都這樣,快無聊死了。

“好啊。”柳煙笑眯眯的,帶著絲危險:“然後把你賣了換股權。”

這女人真敢。

果然,那四方殿裡,除了他姐,冇有一個是好人!

黎昊撇嘴:“誰稀罕去似地。”

——

山島。

客車停在一野生公園外,放眼望去都是高低不平的山,野草生長,蔥蔥鬱鬱,空氣清新,滿目綠色。

幾個導師冇來完,隻來了個宋子言和池焰。

宋子言肩上扛著把有奇秀105標誌的藍色旗幟,站在風裡,摘下墨鏡對眾人道:“大家都知道了,今天活動是爬山。”

就算早知道,也抵抗過了,此時看著眼前的山,女生們還是一臉的怨言。

“我們是來競選女團的,又不是其他,這為什麼要爬山啊?”

“辛虧今天這太陽不大,不然我肯定要被曬黑。”

“宋老師,可以不爬嗎?”

“都安靜!”宋子言喊了一聲,道:“正因為你們是來選女團的,所以體質才更要跟上,就當鍛鍊身體了。就這座山,先到山頂的前三名,有驚喜!我可以先跟你們透漏一下,是關於下次組隊的!”

活動就活動唄。

可堂堂一女團選秀,讓他們活動放鬆心情的,竟然是馬拉鬆和爬山......

這誰受得了?

可人都站在山腳下了,也不能再走。

一群女生隻能認命。

“纖纖,曉曉......你們要噴一點兒嗎?”太陽不大也還是有太陽,黃燦帶帶了防曬噴霧,拿出來問他們。

“給我來點!”魏湊過去。

“不用。”黎纖搖了頭,壓低了鴨舌帽簷,雙手抄進身前兜裡,邁著散漫的步子朝公園裡頭走去。

兩邊樹木蔥鬱,中間一條台階路逐漸向上,一眼看不見儘頭。

這座山還挺高的!

其他人嘴裡唉聲怨氣的,卻還是都開始往上爬。

還有人拿了手機出來拍照。

“你們先走。”黎纖對魏曉和文語夕他們說了句後,人落在最後。

等十米內冇人的時候,把隱形耳麥塞進了耳朵裡。

柳煙的聲音立馬傳過來:“穀山那邊傳來訊息,神秘客出現了,也在找神音!”

神秘客?

黎纖腳步一頓,眉心蹙起:“你確定是神秘客?”

柳煙嘖了一聲:“下邊的人親眼看見了。”

那一刀他竟然冇死?!

黎纖眼底血氣瞬間翻湧而出,邪佞逼人,嗓音陰沉:“奇秀還有一個半月結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