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二公結束,淘汰名單也已宣佈。

就算相處時間才一個多月,有的互相看不順眼又是競爭對手,但大多數女生對彼此還是關係很好的。

這次一下子淘汰二十多個人,訓練營裡安靜很多,氣氛也很低沉。

宋子言看著,思考過後,跟幾個導師和導演組那邊商量過後,又來了一次戶外活動。

他宣佈道,“這次的活動是去爬山!”

“啥?”魏曉瞪大眼睛,“爬山?”

“我的天呢,首公後是跑十公裡!這次是爬山,我說宋老師,你能不能放過我們啊?”

“這到底是放鬆,還是對我們的懲罰啊?”

“我最怕爬山了啊!”

“......”

女生們嘰嘰喳喳,全是抗議和怨言。

但節目組安排,他們拒絕不了,隻能跟著。

剩下五十五個人,一輛大巴車就夠了。

黎纖最後上的車。

周瑤眼睛微閃,悄悄將腳伸到了通道裡。

但下一刻,刺疼傳來,她猛地收回腳一聲痛呼。

神色猙獰,“黎纖你踩我乾嘛?”

這一聲慘叫,頓時引來車裡所有人注意力。

這裡瞬間成為焦點。

黎纖慢條斯理收回腳,手從褲兜裡掏出來,戳了戳帽簷,挺淡的,“我還當是什麼垃圾擋道呢。”

“你......”這拐彎罵她呢,周瑤瞬間火氣就上來,“黎纖你個賤......嗚嗚嗚…”

她開口就想罵,卻被旁邊坐著的女生飛快捂著嘴巴,剩下的話纔沒罵出來。

那女生對黎纖賠笑,“瑤瑤她不是故意的。”

黎纖睨她一眼,斂回視線,朝最後一排走去。

周瑤一把推開身邊女生,“喬思雅你乾什麼?”

冇想到她這麼不識好歹,喬思雅翻了個白眼,“前不久是誰被黎纖摁到地上磕頭的啊?還惹她,這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?”

周瑤臉一白,吃了蒼蠅一樣難看。

“活該!”跟在黎纖身後的魏曉,瞪她一眼,幸災樂禍道:“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吧?”

“你!”周瑤咬著牙,明明眼底都冒火了,卻也不敢再開口罵人,隻能忍氣吞聲。

黎纖走到最後一排,靠著窗戶坐下,大佬似地翹著二郎腿,拿出了手機。

魏曉在她身邊坐下,“纖纖,你們覺不覺得這兩天他們好安靜啊?”

尤其叢璐。

以前碰上黎纖,不是鼻子不是眼的,不擠兌著,冷嘲熱諷幾句就不舒服似地。

但二公後,就特彆安靜,看見黎小姐都跟冇看見一樣。

一向跟周瑤和叢璐好的徐靜,也安靜得不行。

低調的都不像她們。

魏曉小聲咕噥,“不會在憋什麼大招吧?”

文語夕也覺得奇怪,想了想後,道,“應該是陳亞楠那事嚇的吧?”

畢竟差點出人命。

家人都鬨到節目組來了。

聽著兩人交談,黎纖不時的答一句,不著痕跡的把微型智慧u盤插進手機裡,飛快輸入十二位密碼,打開一個私密軟件。

一大堆訊息彈出來。

[有傳神音出現在了穀山救人,很多人都聞風而去了,應該不會是你吧?]

[諾亞工業把HV—01的研究,授權給了國醫局研究,黑市和地下市場冒出很多賣家,他們想問是不是從您這兒進的貨?]

[神盟跟第五州又乾了一仗,平手。]

[聽柳煙那妖精說,你去參加那勞什子訓練營選秀去了?]

[911所遇到了棘手事情,你什麼時候出山?]

[放著堂堂公主不做,跑去娛樂圈搞什麼選秀,你腦子秀逗了伐?]

[......]

黎纖挑著重要的回了,在穀山那條上多停留了一會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