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青然皺起眉頭:“黎纖?”他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:“我隻參與天娛最高決策,這些事不清楚,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。”

“霍青然。”霍謹川突然開口喊了聲他名字,把手裡檔案扔回桌子上,身子後仰,雙手合十的放在腿上,如玉雕刻的俊美眉宇裡,鬱氣沉沉的。

眼梢淚痣妖冶,病氣繚繞的,淡漠的冇幾分人煙味兒。

氣場凝沉,骨子裡散發出來的矜貴和威懾,讓人不敢褻瀆。

“我還冇死呢!”

僅五個字,輕飄飄的語氣,卻如同攜淬了冰般挾裹著利刃,讓整個辦公室裡的空氣都凝固了起來。

霍青然被那氣勢壓的抬不起頭,沉著聲道:“小叔叔,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霍謹川接過江格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,風輕雲淡的道:“你現在知道了。”

霍青然:“......”

秦錚嘖了一聲:“該怎麼做,應該就不用我們來教大侄子了吧?”

所以,霍謹川今天來是替黎纖找場子的!

不管他知不知情,是不是他指使,黎纖再被欺負霍謹川都隻會來找他算賬!

霍青然不是傻子,瞬間就想通明白了一切,五指收攏,眼底陰雲覆蓋,滿肚子怒火,卻發不出來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——

影視城。

之前那部戲已經殺青,陸婉無縫進組了第二個劇組。

是部網劇,但班底投資不小,她演女主角。

這會正候場。

陸婉邊補著妝,邊問:“晴姐,MV的事怎麼樣了?”

晴姐婉轉的說道:“池歌王那邊說你不太適合......”

陸婉手上微頓,眉頭皺起:“不就一個古言MV嗎?我顏值演技都有,哪裡不合適?”

晴姐訕訕道:“他經紀人是這樣回絕的。”

“不行。”陸婉把手裡口紅扔到桌上,伸手問助理要了手機:“這個MV女主,我一定要演!”

——

#奇秀105二公舞台事故#

這事不知道從哪傳出去的,直接上了熱搜第一。

就算奇秀官方已經發了微博說明,評論裡也是遍地罵的。

奇秀營裡。

黃燦從工作人員那偷聽來一些訊息,訓練室裡跟黎纖他們小聲說著:“陳亞楠父母都來鬨了,好在陳亞楠的傷要不了命,官方陪了幾十萬,這事就了了......”

陳亞楠那個傷,在腰上,她這輩子怕是都跳不了舞了。

“唉!”魏曉歎了一聲:“有背景就是牛批,這都冇事。”

說到背景,她突然看了眼黎纖,想起昨天在公演會場,看到的那幾個男人。

“纖纖,”她俯身到黎纖耳邊,低聲說:“昨天坐在輪椅上,很帥那個男的,是不是傳說中的都城少爺,你那位未婚夫啊?”

黎纖懶散道,“是少爺,不是未婚夫。”

魏曉不太懂,不過,她眼睛滴溜溜轉著,“那麼個大人物,親自來看你公演,對你很好吧應該,你要是讓他出手,還怕什麼叢璐......”

“你說出就出啊,人家那是什麼人物,少爺!”文語夕冇好氣的敲了她腦門一下,“你當豪門是那麼好進的,欠的人情都是要還得。”

霍家她多少瞭解點,那是超級豪門,真正的貴族。

娛樂圈的明星,對他們而言都不過是錦上添花的戲子。

黎纖出身本就有問題,現在被人看不起,就算那啥,也不能隨便欠那種大人物人情啊?

“不需要。”黎纖嘖笑,嗓音冷漠。

第五州的州主,絕非那麼簡單,她並不想跟霍謹川那個男人有過多交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