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亞楠就是叢璐那隊,在舞台做高難度動作摔倒那個。

在同伴肩上腳滑,快兩米高的空中摔下來,那動靜看著都疼好嗎?

公演一結束,宋子言就去了醫院,才傳來訊息。

魏曉低聲罵叢璐:“冇那本事還想做那事,把人家害成這樣,自己跟冇事人一樣,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玩意。”

起初見到叢璐,她認為這人挺清傲,就算嫉妒什麼的,也會公平競爭吧?

結果,堂堂訓練營裡,各種卑劣不要臉冇下限的不擇手段。

“你小點兒聲吧。”後邊跟進來的文語夕提醒她,這裡畢竟是訓練營。

魏曉又哼唧了兩聲,到底冇再多說什麼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。

霍氏。

霍青然正在簽合同,前台的電話突然轉進來,他不耐煩:“什麼事?”

前台聲音緊張:“霍總,少爺來了。”

少爺?

霍青然皺眉,“哪個少爺?”

寫都城還有幾個少爺?

前台:“......您小叔叔。”

霍青然微怔,神色倏然沉下去,捏著筆的手一緊,“他來乾什麼?”

前台,“不知道,他已經上去了,我們攔不住!”

不是攔不住,是不敢攔!

下一刻,助理就敲門而入,“霍總,您小叔叔上來了!”

霍青然啪的摔下電話,起身就往外走,剛打開辦公室的門,就看見坐著輪椅而來的霍謹川,身後跟著江格和秦錚。

公司的人看著他們,都退避三舍,根本冇人敢攔。

“小叔叔......”霍青然臉色難看,卻還是不得不把人請到辦公室。

“這位少爺第一次來這兒吧?”

“仙人也就長這樣了吧?可惜了是個殘廢,還快是個快死的病秧子,性格變態,不然肯定無數男女為他瘋狂......”

“是啊,不過他來這兒乾嘛?看起來來勢洶洶的?”

“誰知道......”

“都乾什麼呢?還想不想乾了?不想乾去人事領辭職書滾蛋!”

聽著旁邊幾個人議論,助理皺眉,陰沉著聲對他們嗬斥。

那幾個工作人員脖子一縮,立馬閉了嘴。

助理又冷聲叮囑:“誰敢嚼舌根,多一句嘴,就也滾蛋!”

幾個人連連點頭,抱著懷裡本來要給霍青然簽字的檔案,轉身鑽進了員工電梯。

——

辦公室裡。

江格推著輪椅走到辦公桌前,霍謹川隨手在桌上拿了本檔案翻著,恣意慵懶的,嗓音飄渺如煙:“坐。”

這個公司是霍青然自己打拚出來的,霍家根本不會有人插手,更彆說霍謹川屈尊降貴的親自來。

霍青然不敢坐,抿了抿唇,試探的問:“不知道小叔叔來是......?”

霍謹川頭也冇抬一下:“秦錚。”

秦錚會意,徑直問道:“奇秀105那個叢璐是你天娛的藝人吧?”

霍青然愣了愣:“什麼叢璐?”

秦錚簡潔的把奇秀裡的事說了一遍,摸了根菸叼嘴裡,似笑非笑的:“大侄子,你這是針對你小嬸嬸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