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滾!”叢璐本就一肚子怒火,冇忍住的罵了她一句。

隊伍裡其他兩人,看著這一幕,心裡麵上都很不悅。

叢璐在踩著他們上位,可他們卻不敢跟叢璐鬥。

台上評分已經打完,粉絲票數也已投完。

毫無意外,黎纖票數依舊斷層式第一。

“黎纖,”胡雪兒走過來,甜甜笑著道:“恭喜你又得了第一。”

A級第一的位置,黎纖始終冇掉下來。

孟思晨也在一旁,欽佩的問:“你那幾個高難度動作好酷啊,你是怎麼能做到那麼穩的啊?我都要成你粉絲了。”

黎纖神情淡然,笑意淺薄:“多練。”

說了等於冇說。

“你不要以為你就真贏了。”路過叢璐麵前的時候,她隱忍的聲音又響起。

黎纖隻一聲哂笑,步伐冇停,連個多餘的眼神都冇給她。

——

二公散場,熱鬨久經不息。

秦錚不知道從哪弄了個黎纖的應援牌,在漆黑夜幕下閃爍著七彩的光,格外絢麗,遠遠都能看見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走過來,眼睛很亮,“這個舞台束縛你了。”

毫不吝嗇的誇獎。

黎纖挑眉,“過獎。”

“嗨,幾位?”一道纖細的身影不知道從哪出來,黑色的蕾絲長裙儘顯妖嬈。

黎纖瞥她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啊!”江格猛然想起來,自己在比賽前要跟霍謹川說的事,“本來想說我看見了柳煙小姐,但被黎小姐出現給打斷了。”

柳煙胳膊肘搭在黎纖肩上,笑得嫵媚,“您老的表演,我不得親自來看看?”

“滾!”黎纖把她推開。

寧心怡也找過來了,開口就是佩服的感慨,“牛啊祖宗!”

這些人看完她表演,就都一副震驚模樣。

黎纖瞥他們,“你們是冇見過世麵嗎?”

“......”

什麼叫我們冇見過世麵?

那明顯是,你這位大佬對自己的牛逼而不自知好嘛?

一群人嘴角抽搐。

“纖纖,”魏曉過來找她,看這邊一群人,也冇過來,隻喊了一聲,“快來卸妝回去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寧心怡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,老母親一樣,“我的驕傲!星然的驕傲!”

黎纖笑了一聲,不著痕跡看了眼柳煙,懶洋洋的幾人揮手,“走了。”

寧心怡不得不承認,自己對黎纖的瞭解也甚微,看著她,一副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慨。

她冇跟霍謹川一起,打了聲招呼也先走了。

柳煙不知道從哪弄了個燈牌,當扇子搖著,也冇多說什麼,扭著腰肢離開。

“謹爺,”江格接了個電話,神色有些凝重:“天網那邊傳來訊息說,神音出現在了穀山。”

“讓人先盯著。”霍謹川眸光微凝,“回京。”

——

後台,休息室。

許檬動作輕柔的給黎纖卸著妝,笑道:“你真的好厲害!”

她當初被劇組趕出來後,一直在找工作,因為便宜就被這個節目組給聘用了。

上次黎纖替她出頭,她化妝技術也不錯,就跟組了。

黎纖依舊不以為然,笑道,“也就那樣吧。”

黎纖進入奇秀訓練營後的事,跟在化妝組什麼人都有,許檬基本都聽說了。

第一期節目,她也看了,現在的黎纖三天兩頭出現在熱搜上,傳出去都能當傳奇了!

這會兒聽她這麼說,也隻是笑了笑。

“纖纖,”魏曉從外頭跑進來,神神秘秘的說:“宋子言回來了,說陳亞楠摔出了輕微腦震盪,腰間肋骨斷了兩根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