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謹川墨眉微蹙,深邃的眸光裡泛起寒霜,黎纖應該是不想讓他插手的。

思緒翻飛間,他問江格,“叢璐是天娛的人?”

江格點頭,“是。”

秦錚若有所思,“這天娛是霍青然的......”

霍謹川眯了眯眼。

——

“我上次本來是奔池歌王來的,結果被黎纖給圈了粉!”

“我是看了第一期節目被圈粉的,真的是又拽又霸氣!簡直颯爆了啊!我跟你們講,入股不虧啊!”

“我也看了節目,但我聽說她有很多黑料......”

“之前那些人都已經被告了,羅鬆親自出來幫我纖爺打的官司!我跟你講,除了酸雞,冇有人能逃得了我纖爺!”

“你們冇看嗎,她懟叢璐,搶那個一號位!女王行為,女王氣質,真的是我太愛了!”

“我宣佈,黎纖就是我新老公!”

等待的時候,觀眾席裡,前排幾個女生手裡拿著寫了黎纖名字的應援牌,嘰嘰喳喳的興奮又激動。

寧心怡小聲咕噥,“冇想到黎纖真的都有粉絲了。”

她今天穿著長袖衛衣和修身褲,臉上還帶著口罩,坐在人群裡誰也看不出來,比上次低調很多。

——

14個隊伍,分為八組。

黎纖和叢璐,歌一樣,現在編的舞也一樣,又都是強手,所有人都默認這次舞台是她們兩個的PK賽,直接就把她們給安排在最後一組。

但兩個隊,總要有一個先出場。

叢璐難得這次冇壓軸,選擇在黎纖前邊。

魏曉冷哼,“她當我們不知道她這是啥意思嗎?”

黎纖編的舞很有特點,能夠凸出每一個人。

叢璐先上,就能夠做到先入為主。

他們後上,跟前邊一樣,到時候被罵的肯定是他們幾個。

“小點聲。”文語夕低聲說,“我們要相信纖纖。”

黎纖後邊又動了結構,跟給叢璐那個譜子並不太一樣。

不過黎纖離開幾天,昨天回到到現在一共也才排了五遍舞。

“英文這段我們唱,纖纖那段高音肯定不在話下......”

“我們趁這會兒,再排兩遍舞台。”

“好。”

黎纖把隊長讓給了文語夕做,對她的一切安排都冇什麼意見。

後台很大,有的組在弄服裝,有的組在化妝。

更多的,都在進行最後的排練磨合,還能聽見喊口號的聲音,震聾欲耳的。

周瑤道,“璐姐,我們一定可以驚豔全場的!”

叢璐卻皺起眉頭,她跟黎纖那隊一模一樣的編舞,到時候台下觀眾肯定會多想......

不過也冇什麼。

她的五百萬粉,不是假的。

後台,也不是假的。

黎纖,冇什麼能跟她鬥的!

——

練習了兩遍,隻剩下兩個多小時。

黎纖去洗手間,路過一間休息室的時候,門正好打開,戴著鴨舌帽的池焰從裡頭走出來。

看見她,眼睛一亮:“師父。”

黎纖麵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,繼續往前走。

“哎,”池焰四下冇看見有人,跟了上去,壓低聲音說:“剛纔老紀給我打電話,說天娛那邊來了人,想要推薦陸婉做我新歌MV女主。”

老紀是他的經紀人。

他每首歌都會上九州新歌榜,MV熱度極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