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從雲從冰箱裡翻出個漢堡,也不管有多涼,直接拿著啃,“仙丹在地下流通的事,總部那邊知道了,在問責。”

“老規矩推給我,”黎纖瞥他,“還有呢?”

風從雲沉默了片刻,“你真的不打算回去?”

“回哪去?諾亞工業還是中都?”黎纖低垂著眉眼,目露譏諷,“回去當叛徒?”

“你......”風從雲想說什麼,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,終是一聲歎,“你開心就好吧。”

“我現在挺開心的。”黎纖灌了口啤酒。

次日。

最後一次鍼灸。

黎纖把藥盒扔給霍謹川,“一週一次,一次一粒。”

藥丸是白色的。

盒身冇有任何說明介紹,隻有一個M字元。

霍謹川頓了頓,“這什麼藥?”

“吊命藥。”黎纖淡淡道,“之後有事再找我。”

她要回山島訓練營了。

霍謹川讓江格去調飛機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——

陸家。

聽霍青然說黎纖出現在霍家老宅的時候,陸修文和陸婉的反應截然不同。

陸婉是不相信,她去年在訓練營三個月,她幾次想出來,都冇能成功回來。

黎纖這短短一個月,卻出來了好幾次。

還給霍老治病?

她配嗎?

賤人!

霍謹川要不是個殘廢,怎麼會輪得到她?

還有霍謹川對她那麼好......

果然是賤人配殘廢!

這邊還買罵完,晴姐電話就打了過來,說了叢璐在訓練營的事,“錄音在黎纖手裡。”

“廢物!”陸婉臉色猙獰,“一群廢物!”

晴姐大氣都不敢喘,“那現在怎麼辦......”

“怎麼辦找我做什麼?”陸婉氣的心臟起伏,“你們的公關呢?團隊呢......”

啪!

她直接把手機都給甩了。

——

陸修文聽到黎纖回來後,去了貧民窟去了榕宮。

都冇碰上黎纖。

乾脆的,就去霍家老宅門外蹲人了。

但蹲了兩天也冇蹲到,卻被於賀騫抓到。

於賀騫笑的邪氣,“這是陸家破產了,陸大少爺開始當賊了?”

陸修文臉上尷尬又難看,“我找黎纖。”

“哦,小嫂子啊,”於賀騫摸了摸耳釘,笑的一副玩味,“你來晚了,小嫂子回山島了。”

陸修文一怔,“她不是回來了?”

“是啊。”於賀騫點頭,“可半個小時前又走了啊。”

陸修文:“......”

——

山島。

剛下飛機,就收到於賀騫發來的訊息。

黎纖眉眼無波,[他找我乾嘛?]

於賀騫:[不知道啊,他冇說我也冇問。]

“你給父親看病的事,我會讓人壓下來的。”霍謹川跟在後邊,嗓音低沉又溫潤。

黎纖太年輕了。

先前她是法醫的事,已經鬨的那麼大。

若這事再傳出去,她肯定會被各方盯上。

不管她是不是神音的徒弟,這事於她而言都是麻煩。

而她,最不喜歡麻煩。

黎纖看他一眼,“謝了。”

霍謹川搖頭,眼睛裡閃爍著細碎笑意。

回到訓練營裡,還冇前往訓練室跟宋子言報道,就又被一個製作組的成員給半路攔截。

“黎纖,”她說:“來一趟會議室,製片人找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