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鍼灸後,霍老爺子又吐出了好多淤血。

都是之前積壓,冇排出來的。

黎纖淡淡道,“按時吃藥,再活五年不是問題。”

出來時,宋友鬆在門外,一雙眼睛似乎長在她身上,帶著灼熱。

黎纖蹙眉,“宋局長有什麼話就說。”

“那我就直接說了,”宋友鬆也不尷尬,盯著她臉上表情變化,“我想問,黎小姐師從何處?”

昨天鍼灸後,他給霍老爺子做了個全身檢查。

雖然冇算痊癒,但情況真的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氣血通順,心臟跳動都恢複了正常。

僅憑鍼灸就做到這個地步,太驚人了。

“我?”黎纖頓了頓,散漫的吐出一個地名,“中都城。”

“中都城?”宋友鬆微怔,中都城是九州的中心,所林立全是百年朝上的大家族。

諾亞工業,就在那裡。

可也冇聽過,中都城有這麼厲害的中醫啊?

而且,黎纖不是一直從小住在貧民窟嗎?

怎麼會師從中都城?

“黎小......”

他還想再問什麼,但一抬頭,黎纖已經不見了。

他皺眉,看向從屋裡走出來的兒子,“查到了嗎?”

宋時樾搖頭,“天下名醫除了神音找不到之外,其他人,我們全部都拜訪過,不可能有我們不知道的。”

“神音......難道說,”宋友鬆看向黎纖消失的方向,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,“黎纖師從神音......”

她小小年紀中醫就這麼好,那她的師父一定會更厲害!

也隻有神音!

宋時樾神色微動,“我去找謹川。”

大門外。

江格的車已經停著,但今天車上多了霍謹川。

黎纖上了副駕駛,“榕宮。”

榕宮小區門外。

保安亭旁,靠著個男人,指尖煙霧繚繞。

車都開進小區了,黎纖擰眉,“停車。”

江格不明所以,刹車。

黎纖下車,走回門外,“什麼時候來的?”

“上午看著你出去的。”風從雲挑眉一笑,煙掐了扔進垃圾桶,雙手抄兜的走過來,“我還當我變透明瞭呢。”

黎纖看他一眼,把門卡扔給他。

車裡。

江格神色微變,“謹爺?”

霍謹川認出了風從雲,眯起的丹鳳眼裡深邃如淵,喃喃,“啟源第六研究所的總負責人嗎?”

啟源研究所隸屬諾亞工業,卻不歸諾亞工業所管束。

一個電話,就能讓這人千裡迢迢來送藥。

兩個人真是朋友那麼簡單嗎?

黎纖又是怎麼認識的?

直到現在,霍謹川才發現,黎纖身上疑問太多了。

到了樓頂,黎纖徑直帶著風從雲回了房間,門關上,隔絕外頭一切視線。

霍謹川坐在走廊裡,眼底一片晦暗不明,“查到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江格搖頭,“神盟不接我們的單。”

“幽狼呢?”

“......幽狼更不接。”

神盟是黑客界最厲害的黑客組織。

而幽狼,是神盟的招牌。

霍謹川還想說什麼,口袋裡套著金色殼的手機突然響起,他蹙眉,拿出接通。

——

屋裡。

風從雲還是第一次來這兒,打量著四周,“霍謹川挺壕啊,送你這麼貴的房子。”

“他是跟黎昊交易,不是送我。”黎纖麵無表情的糾正他。

風從雲笑了一聲,從口袋裡拿出個白色小盒子,“藥。”

黎纖檢查著藥,氣息冷漠,“有事就說。”

“冇事就不能來嗎?”

“研究所幾十項研究科目,送個藥會讓你親自千裡迢迢跑來?”

“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