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指尖微頓,[再說吧。]

等她收拾好,剛打開門,就聽見一陣激烈聲音。

“左邊左邊!”

“草叢啊啊啊!”

“我要死了!救我!”

“打野你野區踏青呢,還是采人蔘啊?”

“他們一直逮著我抓,我有什麼辦法啊?!”

“你遊戲裡罵算什麼本事,你他媽有本事線下來跟爺剛啊!”

秦錚拉了把椅子在門口坐著,抱著手機應該是在打遊戲,手腳並用打的很激烈。

聽見動靜抬頭,看見黎纖就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,對麥裡大吼,“你們給老子等著,我讓我小嫂子收拾你們!”

然後起身跑過來,手機塞黎纖手裡,“小嫂子,快快快,我馬上要輸了!”

卑微的不行。

黎纖瞥他一眼,拿看了眼遊戲頁麵。

秦錚玩的射手。

目前開局十一分鐘。

他戰績2/9/3。

隊友一直在打字罵他,應該罵的很難聽。

句句都帶被和諧出來的星星符號。

黎纖斜睨他一眼。

秦錚雙手合十,滿是哀求,“小嫂子晉級賽,求求了!”

黎纖輕嗤,上了手。

掃蕩野區,狂刷經濟,技能一套接一套,打的眼花繚亂。

十分鐘後。

對方高地被摧毀。

拿下勝利。

射手戰績:15/9/8

“看到冇有,我小嫂子牛逼吧?一個打你們十個!”

“絕地也能逆襲!我小嫂子那可是遊戲中的王中王......”

“閉嘴吧你!”

看他在那吹個冇邊,黎纖想給他一巴掌。

“那麼沉迷打遊戲,乾脆跟遊戲住去?”霍謹川坐著從屋裡出來,聲音帶著冷。

秦錚癟嘴,“人家這不是等的無聊嗎......”

他在門口等黎纖的,差點都忘了正事。

霍謹川懶得理他,溫聲問黎纖,“睡的好嗎?”

黎纖“嗯”了一聲,想到什麼似地,又返回臥室。

幾秒後,拎了個麻袋出來。

麻袋很破舊。

秦錚好奇的問了一句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藥。”黎纖遞給霍謹川,“六千萬打我賬上。”

那五個醫,昨天就到賬了。

“藥?什麼藥?”秦錚扒拉開麻袋看,“不會是那個什麼粼青草吧?”

藥都是分好的,用一次性塑封袋裝成一個個小袋子。

足好幾十個。

上邊都貼有名稱標簽,和注意事項。

“不是吧......”秦錚嘴角抽搐,“小嫂子,你說的珍稀藥材哎,三百萬一斤你就拿這袋子裝?”

霍謹川挑了下眉。

當到達霍家,宋時樾看到這個麻袋時,臉上表情跟秦錚是一樣的,“我覺得她是在詐騙......”

黎纖麵色不變,語重心長,“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,藥不在包裝,有用則行。”

“......”

可她再怎麼認真,這話聽著也一股子忽悠意味。

忽悠可是她的本性。

宋時樾聞著打磨好的藥草,還是有些遲疑,“謹川,這......”

“用就是。”霍謹川淡淡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