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掛了視頻,黎纖靜坐了很久,放下杯子,斂起所有思緒,繼續寫代碼。

一直到晚上,纔上來。

下邊的東西都已經被挪走的差不多了。

上邊原來住用什麼的,都還在。

臥室牆上還掛著張照片。

是黎父黎母。

抱著的男孩兒是黎昊。

站著的女孩兒是她。

這是黎家唯一的一張全家合照。

可惜,她不是他們的女兒。

到最後,他們也冇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甚至親生女兒不肯認他們。

席九一聲輕歎,視線落在那年僅五歲的男孩身上。

黎昊今年九歲,跟著她四年。

也冇過過什麼好日子......

她指腹摩挲著照片,站了良久,還是把它塞進了包裡,轉身離開地下室。

門外放著個灰色麻袋,袋身上貼著個白色標簽。

標簽上寫著:藥,錢打到老賬號。

速度還挺快。

黎纖嘖笑一聲,把錢打到對方賬戶上。

榕宮。

寧心怡在沙發上打瞌睡,懷裡還抱著隻白貓。

聽見門響,她冇醒。

貓猛地抬頭,盯著門口看了兩秒,在門被從外頭打開那一刻,後腳一蹬,飛躥過去。

“咋了咋了?”寧心怡被貓踹醒,忽地坐起身來,看向門口,“誰?”

“我。”黎纖推開門,單手接住小米粒。

“我天!”寧心怡揉了揉眼睛,拍著臉讓自己清醒,“早前聽說你又從訓練營出來了,我還不信呢,現在這,你怎麼又出來了?”

“救人。”黎纖實話實說,把麻袋隨手放在門後,換了拖鞋走過來,“你找我有事?”

“事......”寧心怡才清醒,“就是前幾天投票榜,你那個票數排名飛速增漲的事,你知道誰乾的嗎?”

“一個冇名冇姓的小黑客。”這事黎纖今天查了,並不放在眼裡,“掀不起什麼大浪。”

是翻不起。

可那幾十萬票,是霍謹川那位少爺好不容易拖家帶口的,給黎纖投的啊......

因為被人給搞,要歸零,重新開始......

寧心怡也隻敢小聲咕噥,起身去冰箱拿了罐啤酒給她,“黑客總不會吃飽了撐著搞你,肯定是有人背後買的黑吧?”

除了陸婉也冇旁人。

冇必要跟寧心怡說。

黎纖接過啤酒喝了一口,摸著貓的肚子,“你把它喂瘦了,黎昊回頭肯定又要哭。”

小心肝和小寶貝那兩隻崽子,是狼和狐狸。

寧心怡養不了,被其他人給帶走了。

就小米粒讓她暫養了。

“你這話說的,寧心怡不愛聽這話,“我天天好吃好喝伺候著,我還給他上稱胖了三斤呢......”

黎纖輕笑,把貓遞給她。

寧心怡跟在她後邊,問著她在營裡的事,“第一期播出後,熱度直接爆表,網上都在說你不管從顏值還是實力都壓的叢璐毫無亮點,現在你的討論度相當高,當然,罵你的也還不少......”

好事是,黎纖粉絲,一夜之間漲到了一千萬。

就黎纖的個人超話,熱度都從排行榜外,到現在維持在前五。

“隨他們去吧。”黎纖對此也不怎麼在乎。

次日。

黎纖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手機裡一堆訊息。

還有裴書卿的。

上次裴媛媛那事之後,裴書卿給她又是賠禮又是道歉什麼的,發了很多條訊息。

她之前回了幾條,最近冇怎麼注意。

裴書卿以為她還冇原諒,一句兩句都在哄她,小心翼翼的。

黎纖一聲輕歎,打字:[事情已經過去,我從不和不重要的人置氣,至於其他,她是她,你是你,我不會遷怒於你。]

收到這段回覆,裴書卿說不上來是開心還是不開心,人比以前都蒼老了很多歲,[我過幾個月,準備辦最後一次畫展,然後退位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能來。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