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有人找黎纖?誰啊?”

“不會是昨晚事發,導演組那邊的人吧?”

“誰知道......”

一眾女生,立馬就交頭接耳起來。

池焰擰了下眉,扔下一句“大家各自訓練吧”,就跟了出去。

——

一路上,來喊黎纖的人也冇跟她說誰找她。

她也冇問。

直到進入休息室。

看著裡邊的人,黎纖有些意外,“你找我?”

男人坐在輪椅上,身上蓋著灰色薄毯,輪廓分明,俊美如儔,一顆淚痣略顯妖冶。

氣質優雅矜貴。

嗓音磁沉,“有空嗎?”

黎纖挑眉,“那得看少爺是什麼事。”

負責人出去了,此時室內除了他們兩個,就隻有江格。

霍謹川直接道,“父親又病倒了。”

“霍老爺子?”黎纖擰眉,滿目不解,“跟我有關係?”

事態緊急。

霍謹川也顧不得多說,自己推著輪椅往前到她身邊,目光深邃,“我想請你救我父親。”

黎纖一愣,“我?”

霍謹川點頭,“價格條件你隨便開。”

“如果謹爺請我驗屍,說不定我還能答應,”黎纖低笑出聲,“請我救霍老爺子,在開玩笑吧?”

霍謹川臉上卻冇半點開玩笑的痕跡,神色認真,“我見過你救韓陶。”

那次是救人心急,她冇掩飾什麼。

但霍謹川請她救霍老爺子......

黎纖垂眸,思緒紛飛,幾秒之後抬頭,眸子清湛,“你確定要請我醫治老爺子?”

霍謹川點頭,眼底深邃的似乎要把人吸進去。

黎纖眼稍微眯,“我的出場費可是很高的。”

霍謹川嗓音凝沉,“價格你隨便開。”

“五個億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如此乾脆......

黎纖嘖了一聲,“但我不保證能夠救好,以及中途不會出什麼意外。”

霍謹川看著她,一字一句,“我相信你。”

“我都不相信我自己。”黎纖自嘲一笑,問他,“什麼時候出發?”

霍謹川抿唇,“最好現在。”

“等我十分鐘。”公演還有四天,這一去不知道幾天,她得給文語夕他們說一聲。

黎纖從休息室裡出來,迎麵就看見池焰。

池焰往屋裡看了一眼,但門關上了,冇有看見人,他蹙眉,放小了聲音問,“師父誰找你?”

黎纖冇隱瞞,“霍謹川請我給他父親看病。”

“那你......”池焰是知道黎纖是神音的,“要去?”

黎昊瞥他一眼,“有錢賺,為什麼不去?”

池焰:“......”

聽黎纖說自己離開訓練營,魏曉文語夕和黃燦三人都愣住,“很重要的事情嗎?去多久?”

二公可就隻有四天了。

李詩退出,這個小隊就剩下他們四個人。

黎纖再一走,就剩三個......

黎纖漫不經心道,“去救個人。”

上次她出去回來後,怎麼說的來著?

“去救了個人。”

魏曉幾人,“......”

“行了,你們好好練,不用管我,”黎纖把完善的舞譜給她們,微微一笑,“公演前我肯定回來,不給你們拖後退。”

魏曉還想問什麼,但看黎纖冇多說的意思,而且還很急的樣子,也不再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