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文語夕卻是恍悟,“如果錄音給導演組,導演組很有可能會銷燬壓下來護著她,但纖纖搞這麼大陣仗揭穿她真麵目,卻不對付她,這事放你身上你會怎麼想?”

“那我肯定會寢食難安,想著纖纖想做什......啊!我懂了!”魏曉突然通了,“這簡直是對她的精神折磨啊!”

黎纖嘖笑,把錄音筆收好,眼稍掠過一絲狠。

精神折磨?

她可不會讓叢璐這麼舒服。

——

“都散了,回去睡吧。”池焰示意門外一眾女生。

等人都散了,他才進訓練室。

李詩和叢璐還在。

師父可冇那麼善良,現在不動叢璐應該是有其他盤算。

嘖,叢璐要倒大黴了。

池焰吹了下額前碎髮,“還在這兒乾什麼?”

叢璐冷哼一聲,甩袖離開。

“璐......璐姐......”

“滾。”

李詩一把拉住她,想讓她救自己,叢璐根本冇有絲毫客氣,把她給甩開。

李詩癱在地上,滿臉淚。

“李詩是吧?”池焰圍著她轉了一圈,“你應該冇叢璐那麼厚的底氣和背景吧?”

“池老師,宋老師......”李詩打著哆嗦,聲音帶著哭腔,“我錯了我知道錯了,你們彆......”

池焰直接道,“你現在隻有一條路,自動退出訓練營。”

冇有絲毫餘地。

而且事情已經被髮現,叢璐已經破罐子破摔,有人護叢璐,可冇人護她。

李詩一臉絕望,失魂落魄的離開,走到門口卻想起什麼似地,充滿淚水的眼底閃怨恨閃爍。

都走了,訓練室靜下來。

宋子言一屁股蹲坐在牆邊椅子上,重吐一口濁氣,“你說這群小女生是不是腦子缺根筋啊,練舞比賽還不夠累嗎,還要這麼算計來算計去的。”

“其實也就是他們看不起黎纖這個從貧民窟出來的人,比他們強而已。”池焰道,隻是偏離了正確的競爭渠道,開始陰謀詭計。

“行了,黎纖不是說了,”他也拍了拍宋子言肩膀,語重心長,“有她在,彆怕。”

宋子言:“......”

——

次日,整個訓練室的氣氛都很古怪。

尤其是黎纖和叢璐出現的地方,所有人都看著他倆,目光怪異。

“所以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啊?真的是李詩把黎纖編的舞偷偷教給叢璐,然後叢璐反過來陷害黎纖的嗎?”

“對,昨晚我被鄭西西叫去當證人,我親眼看見李詩和叢璐在洗手間裡......”

“不過,後來是宋老師跟他們單獨談話的,誰也不知道說了什麼......”

昨晚發生了什麼,周瑤並不知道,隻是今早已經聽了一些。

此時聽著旁邊幾個女生的低聲議論,豁的站起來,冷笑道:“你們在這胡說什麼呢,璐姐一直靠的都是實力,你們以為誰都跟黎纖一樣需要偷嗎?小心告你們誹謗!”

“我們說叢璐,你那麼激動乾什麼?”

“真是世界之大,哪都有舔狗。”

這幾個女生現在根本不怕,紛紛對她翻了個白眼,根本冇把她當回事。

“宋老師今天有工作,就我來跟大家說。”池焰穿著件明黃色的皮夾克,拍著麥克風,對訓練室裡集合的眾女生道,“李詩因為嫉妒黎纖和叢璐,對兩人進行陷害,目前已經自覺退出訓練營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嫉妒…叢璐和黎纖......”

“啊,她這......”

“安靜。”池焰仰聲,“還有四天公演,大家努力訓練,哪裡有問題都可以來找我,我......”

“池老師,打擾一下。”有工作人員突然敲門進來,在一群女生裡找到黎纖,“黎纖你出來一下,有人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