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......魏曉......”李詩眼睛逐漸放大,滿目驚愕:“你......你怎麼會在......這......”

魏曉聳肩,無辜臉:“我為什麼不能在這?而且~”她拉長尾音,攤開雙臂,朝兩邊指了指,笑眯眯道:“不止我哦。”

還不等李詩反應過來,就聽外邊一道陰沉的冷喝:“叢璐,李詩你們倆都給我滾出來!”

是宋子言的聲音!

宋子言竟然也在這裡?!

李詩整個人一震,腦子裡轟隆一聲,身子晃了下,惶恐的望向叢璐:“璐......璐姐......”

“給我閉嘴!”叢璐終於從僵硬中回神,衝她怒吼了一聲。

李詩嚇得腿都一軟,臉色蒼白,不敢出去,但又不敢不出去。

兩人腳上如墜千斤,一步一步往門外挪。

而在李詩跟在叢璐身後出了廁所門,看清外麵情況的時候,整個人驟然僵住。

豁然明白,叢露剛纔打開門後,為什麼不動了。

因為洗手間門外的走廊裡,除了宋子言和魏曉,還站著至少有二十個女生,有穿訓練服,有穿睡衣的......

而門口左側牆邊,黎纖恣意不羈的斜靠在那裡,穿著條黑色的長裙睡衣,素顏的臉上白到反光,精緻眉眼裡滿是懶散。

修長白皙的手指間,一支黑色的錄音筆,像活了一樣在靈活的打著轉。

冷豔又張揚,有點兒玩世不恭,氣場無法讓人忽視。

而她旁邊,站著池焰,五官俊冷,一頭蓬鬆的短髮,在燈光下顯得金燦燦的。

黎…黎纖她......她不是早就已經睡了嗎?

怎麼可能會在這裡?!

還有宋子言和池焰,還有其他那些女生......

看姿態,也絕非來了幾分半秒!

全都在......

這麼多人......

那剛纔她在廁所裡跟叢璐說的話,是不是都被聽見了?

完了!

李詩腦子裡轟隆一聲,雙腿發軟的直接癱坐在地上。

一張毫無血色的臉上,滿是惶恐。

——

訓練室。

叢璐身後公司到底擺在那,而且這事實在太不好看。

宋子言隻讓幾個當事人進去了,其她女生都在門外。

都麵麵相覷的,耳朵貼著門和牆,試圖聽到點兒什麼。

裡頭。

李詩雙手緊攥著自己衣服,勾著頭,整個人在不停的顫抖。

叢璐麵上平靜,可同樣攥緊的拳,彰顯著她的緊張。

黎纖麵上不顯喜怒,又斜倚在了牆上,穿著睡衣,腳上踩著人字拖,隨意又懶散的。

這三個人的狀態,迥然不同。

宋子言掃過他們,先把室內所有攝像頭都給關掉了。

才抿唇開口,聲音沉重:“叢璐,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叢璐不知道他們到底聽到了多少,手指緊了緊,胸脯起伏了幾下,深呼吸兩口,蒼著臉道:“我隻是跟李詩一起交流舞蹈。”

池焰抬眉,嗤笑了一聲:“不知道是什麼舞蹈,能讓你們大半夜在廁所裡交流?”

“就是......李詩找到我,說......說她被他們隊伍排擠......”叢璐壓著砰砰狂跳的心臟,壓著緊張和惶然,努力的保持著平靜,道:“就問我能不能教教她,我說黎纖肯定會恨我的,就約到了洗手間裡......”

“你覺得這話能騙的過誰?”宋子言目光陰沉,心裡煩的不行。

他明天有工作,本來今晚是不在這兒的。

但要走時,池焰攔住了他,說晚上有熱鬨看。

一直等到十二點半左右,早就睡了的黎纖突然出現,身後跟著魏曉和文語夕等人。

連那些冇睡的也都叫了過來,無聲無息的去到剛纔那個洗手間外頭走廊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