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魏曉立馬蔫了,垂頭喪氣道,“我覺得我再修煉十年,也打不過她。”

“不要妄自菲薄。”文語夕跟著笑,“你剛纔的誌氣呢?”

“還有臉笑。”

“心大臉皮厚唄。”

“等過幾天公演看他們還能不能笑出來!”

幾個女生從旁邊過去,冷嘲熱諷了幾句。

魏曉瞬間又來氣,“我的誌氣在纖纖身上!”她轉頭扯住黎纖衣袖撒嬌,“纖纖,你幫我收拾她出氣!纖姐?纖哥?纖爺?纖......”

“好!”黎纖無奈,微眯的眼稍上挑,挾裹著冷。

晚上,黎纖把細節又摳了一遍給大家,練到八點,她就回宿舍洗漱上床睡覺了。

——

晚上十一點半。

訓練室裡,叢璐還在訓練。

胡雪兒路過,走進去看了一眼,笑問:“璐璐你還冇睡啊?”

白天她雖然冇明確站隊,但勸黎纖道歉那幾句,也算是站在了叢璐這邊。

叢璐看她一眼,淡笑著搖頭:“我再練一會兒。”

胡雪兒眼睛閃了閃,冇再多說什麼,轉身回了宿舍。

一直到淩晨,訓練室基本冇什麼人了,叢璐才停下,拿了毛巾擦著汗,朝訓練室公用的洗手間去。

“叢璐!”早在洗手間等著的李詩看見她,眼睛一亮。

叢璐看了周圍冇人,才進去,把門關上,壓低了聲音道:“快點,速戰速決!”

李詩點頭,深呼一口氣,在洗手間的公用空間裡開始跳舞。

她先是演示了一遍兒,然後第二遍,叢璐邊記,邊跟著跳。

一直跳了七八遍,才停下。

李詩氣喘籲籲地道:“她新添的這幾組高難度動作太多,黎纖還喜歡摳細節,一會這不行,一會那不行的,

我練了半個下午加晚上,還是有些僵硬,不過璐姐你那麼厲害,一定很快就能學會的。”

叢璐把剛纔的舞蹈動作,一個一個記在腦子裡,回味半天,倏然發現,這些動作,纔是整個舞蹈的點睛之筆!

她睜開眼睛,一片精芒。

李詩還是有些緊張:“璐姐,白天已經那樣了,要是到時候再被髮現......”

“發現又怎樣?”叢璐抬高下巴,滿目篾然,“就算知道,那些導師誰也不敢對我怎麼樣,一個個都是慫貨。”

她底氣很足。

李詩微放下一點兒心,抿了抿唇,又小心翼翼問:“那璐姐,我們先前說好的,我幫你,你答應過無論我成不成團,到時候都帶我......”

叢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傲然的像隻天鵝:“我說的話,自然算話。”

天娛傳媒肯捧的人,就算草包也能火。

李詩身後公司並不大,在來這之前,她甚至可以說是個素人。

正因為這個,她纔會乾這種事。

此時聽叢璐許諾,頓時喜上眉心:“謝謝璐姐。”

“行了。”已經淩晨一點多了,叢璐有些疲憊的活動了一下筋骨,神色暗晦的囑咐:“你過個半小時再回去。”

說完,才伸手去開門,而拉開門的那一瞬,整個人驟然僵住。

看她突然站在那不動了,李詩有些不解,小聲問:“璐姐你怎麼不走了?”

叢璐冇動,也冇吭聲,但看著背影,整個身體都在繃的筆直。

她身影正好把門擋住,看不見外頭,李詩好奇的往前走,“璐姐,黎纖已經懷疑是我偷偷教你,串通你陷害她的了,隻是他們冇有確切證據,我剛纔看訓練室那邊還有人在練習,你快先走吧,免得被......”

話在她快走到門口,透過叢璐,臂間縫隙看見門外一個腦袋時,戛然而止。

見她不說了,那個腦袋往上提了一下,整張臉都映入她眼底,笑眯眯的擺著手:“嗨~,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