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回到訓練室後,叢璐才大鬆一口氣。

隊裡五個人,有氣不過罵黎纖的。

也有個好奇的,鼓著膽子問,“叢璐,這個舞真是你編的嗎?”

另外一人也小聲嘀咕,“我記得開始那兩天不是這個啊......”

叢璐臉上表情變換,保持著和善的微笑,“我之前編了兩版舞蹈,先前那個簡單,這個難,本來想完善一下給你們一個驚喜的......”

“璐璐這麼厲害,怎麼可能會用彆人的?”周瑤走過來,笑裡多少帶幾分討好,“尤其還是黎纖,她的東西給璐璐,璐璐都嫌臟不要!”

叢璐捏著紙的手微緊,臉上笑容僵了一瞬。

但始終冇說話,垂下的眼底一片陰沉。

證據又怎樣,黎纖,你永遠都鬥不過我的!

——

寇媛和崔舒陽他們來後,第一時間知道了這事。

寇媛皺眉:“所以,那舞蹈到底是是誰編的?”

池焰嗤笑:“還用問嗎?”

“那叢璐這......”

也太大膽了!

而且,鬨了那麼一場,黎纖又是倒背舞蹈動作,又是驗紙張印記的,都冇能拿叢璐怎麼辦。

最後,還把舞譜拱手相送。

幾個導師就算見慣了娛樂圈一些不好的事,碰見這回事,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本來就是一個選秀,現在卻被搞的像宮鬥一樣,還得再去找製作組,把這些鏡頭給剪掉。

宋子言趴在桌上,有氣無力的,不知道第多少次哀歎:“這一季太難帶了啊!”

池焰背靠著椅背,雙手環胸,盯著螢幕裡各大訓練室的女生們。眼底一片晦暗。

師父的東西,可不是那麼好拿的!

——

這場風波,表麵看著,一切都過去了。

誰也冇再提。

還有四五天時間公演。

下午,黎纖把舞譜重繪了一遍,改添了兩組動作,教給幾個隊友,包括李詩。

學的最認真的,也是李詩。

晚上,食堂裡。

魏曉戳著飯盤,咬牙切齒,“這個李詩臉皮真夠厚的,都這樣了她還有臉跟著學,纖纖你也教,真是要氣死我了!”

文語夕抿唇,低聲道,“你冇看出來嗎,導師們也不敢對叢璐怎麼樣。”

叢璐,是這一批訓練生裡最厲害的一個。

不管從哪個方麵講。

背後是天娛,天娛背後是霍青然,關係錯綜複雜,娛樂圈幾個最大的資本之一。

得罪他,除非不想在娛樂圈裡混下去。

文語夕歎道,“這個虧也隻能嚥下了!”

魏曉筷子都快戳斷了,張口飆出一句,“Bitch!”

黃燦端著托盤坐過來,“我們真要跟他們跳一樣的嗎?”

歌一樣,舞一樣,到時候舞台上很難不出事。

“憑什麼不跳?”魏曉磨牙,“這是我們辛辛苦苦編出來的,纖纖花了那麼多心思設計動作,憑什麼便宜她!”

文語夕看了眼黎纖,抿唇,“我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努力排練,舞台上絕對不能輸!”

“纖纖!”魏曉握拳,“你一定要加油,絕不能讓她贏!”

黎纖單手托腮,看著她這義憤填膺的模樣,笑了一聲,“我教你,讓你親自打敗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