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子言心下一沉,臉色不太好看,“黎纖,你......”

“哦,忘了說,”黎纖突然想起來似地,一歪腦袋,“那狼是用隱形墨水畫的。”

“隱形墨水?”宋子言一怔。

叢璐視線倏的落在紙上,心下一個咯噔。

李詩也是,垂在身側的手抓住衣襬,神色變得緊張起來。

“宋子言。”池焰喊了一聲,隔空拋過來一樣東西:“接著。”

宋子言下意識接住:“什麼?”

池焰道:“紫光燈。”

這種隱形墨水他也有,可以用特定方法解除,比如浸水,火燒,紫光燈都行。

宋子言看著紙,又看看紫光燈,再看看神色突然開始緊張的叢璐,以及淡若自如的黎纖,驗不是,不驗也不是。

他張嘴,看著這兩人,抿了抿唇,“叢璐,你真得確定這舞譜是你畫的,黎纖偷的嗎?”

如果真的被驗出來,那就證明叢璐在撒謊。

那事情,纔會更加難看......

“現在道歉,還來得及。”黎纖挑眉,漫不經心的,把這句話還給了叢璐。

叢璐手指蜷縮,臉色又沉了一度。

李詩吞了口唾沫。

訓練室裡圍著的七八十個人,可這一刻,也靜的隻能聽見呼吸聲。

好一會兒,周瑤開口打破平靜,嗤笑:“是你偷了璐姐的東西,憑什麼她跟你道歉?還隱形筆,有本事你就驗啊?你要驗出來我把這紙吃下去!”

這話直接把叢璐給趕鴨子上架。

叢璐臉色陰沉的能低出水來,咬牙低喝:“閉嘴吧你!”

魏曉視線掃過他們,眼睛轉了轉,走上前去,笑眯眯的從宋子言手裡抽出紙和紫光筆,“宋老師,我來幫您驗吧!”

文語夕幫忙,跟魏曉湊在一起,拿著紫光燈一寸一寸的從紙上照過去。

一張紙都快掃完了,也冇看見有。

就在叢璐剛想鬆一口氣時,突聽魏曉一聲乍喝。

“啊!有了!”

魏曉把紙舉起來給眾人看,興奮又激動:“快看!你們快看!真的有隻狼!”

“什麼?”

“真的有?”

“怎麼可能......”

所有人都湊過來看,麵上表情各色。

那狼就在紙的最右下角。

叢璐臉色刷的就白了。

李詩腳步都往後踉蹌了一步,整個人都傻了眼。

“曉曉,快快快,這幾張!”文語夕也開始興奮起來。

找準位置,剩下那些就掃描的很快。

每張紙的右下角都有一隻Q版的小狼,很小,但很精緻,很可愛,線條像用機器烙印般的流暢。

“叢璐,你還說是你的嗎?”

“周瑤,這幾張紙夠你吃兩天了吧?”

魏曉深吐一口濁氣,揚眉吐氣起來,挑釁的點名兩人。

不久前那些罵黎纖的,此時也全都僵住,滿是不了置信。

“竟然真的有......”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“難道說是叢璐她騙......”

所有視線都落在叢璐身上,如芒刺背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,死死盯著黎纖,“既然紙上有狼,你剛纔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的背譜?”

黎纖挑眉勾唇,“你不覺得很好玩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