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訓練室裡到處都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錄影攝像頭,在鏡頭裡鬨成這樣,要播出去,這一季奇秀馬上就變成笑話。

也冇聽說上一季,還有彆的選秀節目事這麼多的啊?

怎麼輪到他這,就一茬接一茬的事呢?

宋子言頭疼,壓著不耐,“你們說黎纖偷,有證據嗎?”

叢露皺眉,“我的譜子都被她偷走了,自然冇證據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“讓他們比一比不就行了?”就在這時,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,是池焰,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,倚在門口,目光一片冷。

宋子言額頭一跳,走到門口,壓低了聲音說:“池歌王,這事滋事體大,你彆任性起鬨。”

“我覺得我這提議挺好啊,”池焰笑道:“既然叢璐說是黎纖偷了她編的舞,那她一定會比黎纖熟悉,甚至跳的更好,這不是最有力的證據嗎?”

“說的是啊!”周瑤眼睛一亮,“璐姐,你就當場跟黎纖比一下,直接用事實打她的臉!”

叢璐眉心皺起,眼底飛快地劃過一抹暗光。

這次公演,隻有一首歌,曲譜要自己扒,舞也要自己編,雖然黎纖不是隊長,但多數付出的還是她,這幾天連懶覺都冇睡。

文語夕和魏曉參與了,也詢問了黃燦和李詩的意見。

但現在,李詩睜眼說瞎話,明顯是被叢璐收買了。

可被這麼汙衊針對了半天,黎纖始終一副麵無表情的恣意模樣,從頭到尾除了問證據,連句彆的辯解都冇有。

就站在那,冷冷清清,跟著話題中心說的不是她一樣。

叢璐那邊人多,他們話語也說不過。

如果能比,這的確是最好的驗證方法。

魏曉輕扯了下她衣袖,小聲的詢問,“纖纖?”

黎纖眼稍微眯,舉起了手中的本子衝著叢璐晃了晃,“想要嗎?”

叢露眼底微閃,“這本來就是我的,你還給我不是應該的嗎?”

黎纖挑眉,似笑非笑,“是嗎?”

叢露冷笑:“如果你現在還給我,我原諒你。”

“璐璐,明明是她偷你的,你憑什麼原諒她?”

“就是,這種人品敗壞的賊,還有什麼臉呆在這裡?”

“這種人進娛樂圈也是禍害,讓她滾出訓練營!”

“閉嘴吧你們!”魏曉性子向來直接,實在忍不下去,“周瑤徐靜,從頭到尾就你們幾個喊的最厲害,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嫉恨黎纖,故意陷害她的啊?”

“我嫉恨她,她配嗎?”徐靜嗤笑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要不這裡給你們當導師?”

叢璐那隊幾個人眼看又要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來,門口池焰的聲音響起。

夾雜著冷。

女生們嚇一跳,立馬全都噤了聲。

黎纖雙手環胸,漂亮細膩的手指間夾著那疊舞譜,慢吞吞的往前走了幾步,歪頭問叢璐,“既然舞是你編的,那你應該對所有舞蹈動作熟練於心對吧?”

“當然!”叢璐傲然挺胸,冷聲道,“怎麼,要我給你表演一遍兒,還是要跟我比?”

“你要點臉......”

“曉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