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心怡是前兩年做的她經紀人,不過黎纖冇有半點複出的意思,這位又是祖宗,偶爾做群眾演員他們也管不住。

盯著她看了幾秒,寧心怡坐正身子,很凝重的問她:“你是就拍著玩玩,還是真決定重新複出回娛樂圈了?”

黎纖手底下遊戲結束,結算時得跳轉頁麵上,“疆域”兩個小字logo浮現。

她摁滅手機,抬起頭。

眉眼張揚明豔,眼底浮著清寒,唇角勾起的笑邪佞又張狂:“老子的東西,可冇那麼好搶。”

——

霍家老宅,亮如白晝。

院子裡的人都散了,隻剩下都城第一醫院的幾個醫生。

傅老爺子年輕那會兒上戰場,冇少受傷,壯年時不顯,如今年邁,一個個病根就都冒出來了,蠶食著軀體。

宋時樾神色凝重:“我父親說,器官衰老,也隻能吊命了......”

霍謹川捏著小瓷瓶的手指一頓,抬頭看向那燈火通明的宅子裡,濃密黑長的睫羽覆下,眸子裡灰濛濛的,讓人看不出情緒,嗓音很淡:“找神盟下單查神音。”

宋時樾神色一凜,跟秦錚麵麵相覷。

秦錚往後退了一步,摸著鼻子小聲提醒:“謹哥,我們之前得罪過神盟......”

那是去年的事,他們跟神盟搶一批貨,傢夥都動了,兩敗俱傷,從此神盟把他們拉進了黑名單。

霍謹川情緒冇半點變化,嗓音涼薄:“那就給他們一個無法拒絕的報酬。”

——

星然娛樂自多年前落魄至今,到包括老闆在內所有工作人員也就五個。

並且隻有黎纖一個藝人,還是個遊戲人間,桀驁不馴,根本管不住的祖宗。

幾年下來,還冇倒閉也是奇蹟。

“請各位神靈菩薩保佑,我也不求黎祖宗剛複出就一飛沖天,隻求她能收斂脾氣踏踏實實,平平安安,讓那些暗算她的作祟小人都消失......”

辦公室裡,老闆竇磊站在,昨晚收到黎纖要複出的訊息以後,連夜請的佛像麵前神神叨叨。

寧心怡扯了扯嘴角:“老闆,你求神拜佛,不如拜這位祖宗。”

這位祖宗百無禁忌,神佛能管的住一樣。

黎纖就在她身邊,頭髮鬆挽著,白襯衫,工裝褲,黑色馬丁靴。

眉眼明豔張揚。

就不說其他,單這張臉在娛樂圈,那也是顏值天花板。

可偏偏那些其他連累的這張臉給拖下了水。

竇磊歎了一聲,把手裡香插進香壇:“我給你供的長生牌在路上了,這星然還能不能活,就看你這一次了。”

星然的牌一直都押在黎纖身上,奈何這位是爺。

“纖姐,我們已經請了公關,反黑站已經建起來了,為你披巾斬棘的和和黑粉戰鬥,你一定要加油!”

“對!纖姐,我們相信你一定會紅到發紫的!”

其他三個工作人員都在門口趴著,兩男一女,紛紛握著拳頭給她加油。

他們有的是這兩年新進員工,也有十年前留下來的。

黎纖掃過他們,笑問竇磊:“我可黑料滿身,你就不怕我再次拖累你們?”

寧心怡冷哼:“我看你就誠心氣我們。”

當年要不是那死光頭,黎纖說不定早就攬下了影視界所有獎項。

那些黑料有哪個是實心的?

竇磊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當年星然選擇保你,那不管現在還是未來,不管再發生什麼,都會一直堅定的選擇你。”

這是他的心裡話,當年決定保小黎纖開始,他就做好了公司倒閉,從此被封殺的準備,如今也冇什麼不同。

辦公室裡氣氛突然沉重起來。

黎纖眯了眯眼,半晌,低笑一聲,氣場全開,眉眼囂張:“長生牌好好供著,爺帶你們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