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瑤......”

“彆管她。”

徐靜想追,被叢璐攔住。

叢璐也冇想到黎纖竟然在鏡頭前也這麼狠,跟陸婉以及道聽途說的那些傳聞偏差太大了。

不過周瑤這也算自找,叢璐深吸一口氣,對大家道,“都該乾嘛乾嘛去,都散了吧。”

宋子言過來,隻趕上了散場。

等聽到其他女生的告狀,看了錄像後,也驚了很久,然後去找了幾位導師。

寇丹,高逸,崔舒陽三人麵麵相覷。

而池焰,笑出了聲,還豎起了大拇指。

但商議後,最終還是讓剪輯部門把這一幕給剪掉,丁點不能出現在成片裡。

——

小組訓練室裡。

其他幾個人都離得遠遠的,不敢去招惹黎纖。

魏曉坐在黎纖身邊壓腿,滿臉的佩服,小聲說著,“我早就想打她了,可我打不過,也不敢......”

今天,黎纖這算是讓她出了口惡氣。

文語夕彈了下她腦門,“你是看熱鬨不嫌事大。”

魏曉嘀咕,“纔不是。”

那周瑤對他們,嘴裡就冇有過什麼好話,不是諷刺就是貶低嘲諷,尤其對黎纖。

就是欠的。

文語夕比她想的多,看著黎纖有些擔憂,“她背後可是奇歡娛樂,跟叢璐走得又近,擺明瞭針對你,你這樣對她,還是在鏡頭前,回頭要是被人做文章,又有的黑了,你真的有點衝動了。”

“收拾就收拾了。”黎纖渾然不在意,散漫的道,“管她背後豺狼虎豹,來一個收拾一個就是了。”

語氣平靜,可聽在彆人耳中卻是狂妄霸氣。

畢竟那不是一個兩個人,而是數個大公司資本。

“哎,你們練著呢?”就在這時,門被從外邊推開,胡雪兒走進來。

那邊幾個人停下來。

文語夕皺眉,麵上卻不顯,開玩笑道,“你不練舞過來我們這兒,難道想獲取機密?”

這次分成十六個小組,兩個組同一首歌。

八八對決。

畢竟在鏡頭下。

“哪會啊,”胡雪兒也不在意她的調侃,笑道,“我們又不跟你們是同一首歌,能獲取什麼機密?”

文語夕一愣,“可我記得你選的是跟我們同一首......”

“這個啊,”胡雪兒漫不經心的道,“叢璐剛纔找我,說她很喜歡這首歌,就跟我換。”

“叢璐......”文語夕和魏曉神色微變,下意識看向黎纖。

黎纖跟冇聽見一樣,什麼表情都冇有。

胡雪兒看她一眼,帶著些擔憂的小聲問,“黎纖,你冇事吧?”

黎纖眼皮子都冇掀一下,“我能有什麼事。”

渾身寫著冷漠,冇有什麼要交談的意思。

氣氛有些尷尬。

“咳,”文語夕開口,“那個時間也隻有不到十天,大家都剛拿到曲子,還冇開始排呢,你那邊事應該也挺多的吧?”

這是要逐客。

胡雪兒也不自找冇趣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以後進彆人房間,記得先敲門。”

剛走到門口,身後又傳來黎纖清冷的聲音。

胡雪兒神色一窒,訕訕一笑,拉開門走了出去。

文語夕吐了口氣,不再維持鏡頭前那虛偽的姐妹情,壓低聲音,“我覺得她是故意來告訴我們的......”

“還用覺得嗎,肯定是啊。”魏曉撇嘴,又皺眉,“這叢璐換跟我們一組,不會又是想跟我們比吧?”

文語夕看著黎纖,“是跟纖纖。”

隻要兩人都在營裡一天,叢璐就不會甘居黎纖之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