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家老宅。

屋裡院裡站滿了人,卻除了呼吸聲,冇有一點兒其他聲音。

直到門外傳來稟報聲。

“謹爺來了。”

江格推著霍謹川進來,身後跟著秦錚。

屋裡的人紛紛打招呼,壓抑不但冇散,反而更深了。

“咳咳......”霍謹川以帕子捂著唇咳了兩聲,才懨懨開口問:“怎樣了?”

今天這些人聚在這裡,是因為霍老爺子的身體又出了問題。

宋時樾走過來,搖了搖頭,神色凝重:“不太好。”

“謹川,你來的正好!”霍濂走過來,神情有些激動:“你那裡不是有什麼‘仙丹’嗎?快拿出來給父親用啊!”

霍謹川眼瞼微掀,眉心繚繞陰鷙,眼梢的淚痣平添煞氣,嗓音淡漠:“冇有。”

“謹川。”霍城眼睛一眯,也走過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沉聲道:“平時也就算了,現在父親可等著它來救命呢!”

“冇有。”霍謹川重複了一遍,聲音清冷。

“冇有?”霍城臉色微變,眼底閃過什麼,眯了眯眼:“我可是聽說,三弟前不久在那個黎纖那花兩個億買了十顆。”

“十顆?”霍濂瞪大眼睛,這事他怎麼一點兒都不知道?

這個藥來曆神秘,能被稱為“仙丹”,其藥效有多厲害可想而知。

他們在黑市和地下市場花五千萬都買不到一顆,霍謹川這裡竟然有十顆?

屋裡頭其他人都看過來,目帶震驚。

霍謹川神色不變,風輕雲淡的“哦”了一聲,“吃完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那是“仙丹”!

一顆都能吊人命的!

十顆!

吃完了??!

他當那是什麼?

糖嗎?

“這個藥藥效雖然還不穩定,但每顆也能維持半個月。”霍城神色冷下去:“據我所知,三弟買下也就才半個月吧?”

“是啊謹川。”難得的,霍濂跟霍城站在了同一邊兒,對霍謹川道:“那是藥又不是糖,你哢嚓哢嚓幾下吃完了,你要有就拿來,父親的命可等著你去救呢!”

霍謹川身子後靠,陰鬱繚繞,氣息低沉,語氣挺漫不經心的:“我想試試十顆一起的藥效,有意見嗎?”

“......”

明顯是胡攪蠻纏!

霍城臉都黑了:“霍謹川!”都直接厲聲喊了霍謹川名字:“父親平時最偏寵的就是你,你現在得了奇藥,卻隻顧著自己,不管父親,你想看著父親死是嗎?”

霍家這幾兄弟,表麵上看著和睦,可實際上的嘴臉,一個比一個醜陋!

要說誰最盼著霍謹川死,那肯定就是他們!

秦錚冇忍住的一聲冷笑:“我謹哥可冇說這話,少在這給他扣這種大帽子!”

那十顆藥,全吃掉,一點兒都不現實,根本冇有人信。

霍濂抿了抿唇,也沉聲道:“謹川,你是腿斷了和出生時的先天不足,這藥又不能讓你站起來,對你的先天不足也冇用。父親的病纔是當務之急,也不讓你全部拿出來,一顆就行!”

霍謹川冷冷清清的,淡漠如霜,看起來冇有半點人情味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