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廣播聲呼喚黎纖。

“纖纖彆緊張,加油!”魏曉為她握拳鼓勁兒。

女生身材高挑,容貌傾絕,氣質出眾,氣場超強,簡單的運動服都穿出了超模姿態,短褲下的兩條腿細長筆直,在燈光下白到反光,很是晃眼。

她身形筆直的走到台上站定,不止訓練生們,就連下方的采訪員們,都被驚豔的愣住,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人開口。

“黎小姐,從貧民窟吃穿都愁,到成為都城豪門陸家的千金,一夜之間野雞飛上枝頭變鳳凰,請問你的心境是怎樣的呢?”

來自一個後排女性采訪員。

這個問題一出,不管是候場室的七八十名訓練生,還是觀看室裡的幾個導師,全都愣住。

入營已經半個多月,訓練營裡,認識不認識黎纖的現在也都已經認識,有很多人都對她的身份好奇,但她那氣場迫人,脾氣又不好的,一直冇人敢問。

此時,所有人都盯著螢幕,屏住呼吸,想聽黎纖怎麼回答。

黎纖抬頭,眉眼明豔桀驁,清亮眸光掃過這些記者,單手抄進兜裡,姿勢散漫又隨意,不點而朱的紅唇輕啟,嗓音清淡:“這個問題,很久以前我已經回答過了。”

那是她剛被接回陸家的時候。

她那會兒的回答是:“我本為鳳凰,何須躍枝頭?”

還上了熱搜。

隻要上網的人,基本都知道。

尤其是這些娛記。

現在這又問,明白是故意的。

但冇人想到,黎纖會這麼回答,此時一眾神色都有些微妙。

“我很好奇,你得知自己是豪門千金的時候,是怎麼樣的心情?”

“有傳聞你和陸婉其實是身份調換,是為真假千金,而非所公佈的雙胞胎姐妹,你對這個怎麼看待?”

過了會兒,有兩個記者異口同聲德開口。

“這些采訪員是不是有毛病?”後台,魏曉眉頭皺起,“這些問題節目有什麼關係?”

其他訓練生被問的雖然有私人問題,但也都是,為什麼來參加還有公司這個節目一類的。

最犀利的,也不過是挖陷阱而已。

到了黎纖這兒......

文語夕看了眼不遠處,滿臉冷笑的叢璐和周瑤幾人一眼,低聲道:“我覺得不對勁......”

池焰臉色難看,心底有不好的預感,問宋子言:“這些采訪員的問題是誰安排的?”

宋子言搖頭,有些茫然:“問題我都看過的,那會兒根本冇這些啊......”

這些問題,跟奇秀這節目可冇半點關係!

那就是現場發揮,針對黎纖。

崔舒陽挑了下眉:“我很好奇,她會怎麼回答。”

好奇的不止他一人,所有人都盯著台上的黎纖看。

黎纖眯了眯眼,笑的挺散漫,嗓音輕飄飄的:“身處在知識產權付費的時代,什麼都得付費,僅須三十萬,豪門隱秘真相,你想知道的都會有,諸位考慮一下?”

“......?”

“她剛纔說啥?”

“......還可以這樣的嗎?”

知識產權付費?

誰也冇想到她會這樣回答,所有人麵上都一片呆滯,盯著她的目光古怪至極。

尤其那個問出這兩個問題的采訪員,也是一噎。

這裡是奇秀訓練營,他們來采訪,是瞭解這些訓練生,做以評判。

但剛纔那幾個問題,全部都屬於娛樂新聞的八卦,跟奇秀可冇半點關係。

黎纖這是在罵他們八卦。

神特麼知識產權付費。

池焰挑了下眉,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,唇角勾起一絲冷笑,他怎麼就忘了,就憑這些記者還不足以讓她出醜難看。

叢璐眉心皺起,冷笑依舊,躲過這幾個,她就不信黎纖還能躲過其它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