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采訪安排在午後。

在最開始入營的那個場館裡,被請來的那些采訪員們坐在梯形階梯上,拿著話筒和問題手卡。

從F級先開始采訪的。

練習生們一個一個入場,麵對采訪員們的好奇疑惑的詢問,或緊張或穩重,或應對如流,表現不一。

後台的監控室裡,幾個導師坐在一起,麵對他們的表現交流著做出評價。

候場室裡。

等待采訪的一群女生們坐在一起,嘰嘰喳喳,都很緊張。

黎纖雙手抱臂,靠在牆上,闔著眼睛。

胡雪兒知道她冇睡,笑著問了句,“黎纖,你不緊張嗎?”

黎纖眼睛冇睜開,氣息疏離,嗓音挺淡,“為什麼要緊張?”

“也是,”胡雪兒把頭髮彆到耳側,若似不經意的笑道:“畢竟之前你在天橋下開新聞釋出會,那麼多記者你都不怕。”

那天的新聞釋出,當時視頻在各大平台報出,熱搜上還掛了兩天。

她是看了的。

黎纖從頭到尾說的都不到十句話,全是羅鬆和韓康他們在應付回答。

“今天可冇人能救她,幫她解圍。”前邊坐著的周瑤冷哼一聲,“拽什麼拽。”

“我要第一我也那麼拽,”徐靜咕噥,哼笑道:“首公第一又怎樣,有本事總投票也第一去啊。”

“那也得場外通道有粉絲給她投票啊?”

“黎纖還缺粉嗎?”

“不缺黑粉吧?”

“哈哈哈哈......”

那邊幾個女生陰陽怪氣的嘲諷著,大笑起來。

叢璐聽著,眼底滿是譏諷。

魏曉皺眉,想要開口,被文語夕拉住,低聲說,“彆跟他們吵,冇必要。”

這群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

嫉妒黎纖而已。

黎纖冇說話,睜開眼睛,眼底冇半點兒溫度。

前頭七十多個人,有的人讓記者提了很多問題,有的人,記者一個問題都冇提,耗時了一兩個小時,終於到了A級。

A級隻有五人。

首公後的名次,分彆是:黎纖,叢璐,胡雪兒,孟思晨,喬雨欣。

其他人,掉了下去。

喬雨欣和孟思晨應對的都很沉穩。

胡雪兒甜美動人,很得好感。

叢璐倒數第二個出場。

坐在前排的一個女記者先開口:“你身為天娛藝人,也曾組過女團,就算如今單飛,你的實力也讓你名譽雙手,資源更是不斷,為什麼還要來奇秀呢?”

叢璐微微一笑:“人不能總停留在原地,更不能因為有就依賴,我想有一天,我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實力讓大家銘記我,而非像你們一樣,看見我,先想起的我天娛藝人!”

“哇哦!這回答......”

“她太牛了!”

記者這個問題的角度很犀利,但叢璐的回答滴水不漏,可以說是霸氣,好多人都站了起來,尖叫著為她鼓掌。

尤其周瑤幾人。

後台。

寇媛滿意的點頭:“她的心態穩下來了。”

高逸微皺眉,張了張嘴,終是什麼也冇說。

頂著頭蓬鬆金髮的池焰,眉心也皺著,這個采訪順序是奇秀製作方定的,可把黎纖放在最後一個,他總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——

又問了其它幾個問題後,叢璐在一眾歡呼崇拜的聲音裡回來落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