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讓他們給黎纖投票,還不能開掛,說是謹爺吩咐的!

霍謹川這樣一個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,陰鷙無情的人,堂堂都城高高在上的少爺,現在竟然在搞選秀投票?

還拉著他們內部兄弟全部都上了!

這就像大夏天裡下了雪,當時他們就錯愕的跟見鬼了一樣好嗎?

前不久提起黎纖那叫一個沒關係不認識不可能,這才幾天啊?

婚不肯退,一句一個我未婚妻!

秦錚隻唏噓感慨:“可能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!”

“......”

宋時樾麵無表情的看他一眼,走進去,敲響了主臥的門。

屋裡頭。

剛給傷口換好藥的霍謹川,回到輪椅上坐下,慢條斯理的摳著襯衫上一顆顆鈕釦,病懨懨的開口:“進來。”

宋時樾推門而入,金絲鏡框斯文儒雅,帶著些凝重:“國醫局最近和諾......”他話語突頓,輕嗅了下空氣裡,眉頭皺起:“你受傷了?”

他身為醫生,常年跟藥打交道,屋裡那藥味兒就算淡到幾近全無,也逃不過他的嗅覺。

霍謹川拉了拉腿上蓋的毛毯,手底下劃拉著手機,淡淡道:“江格。”

瞬間就明白了他什麼意思的江格:“......”

他揉了揉胳膊,麵不改色的跟宋時樾道:“昨晚有個任務,不小心受了傷。”

宋時樾將信將疑,走到霍謹川身邊,伸出手:“手給我。”

霍謹川看他一眼,遞出手腕,任由他把脈。

一分鐘後,宋時樾鬆開他的手,眉頭卻皺的更緊:“我這幾天冇跟著,你是不是就冇好好吃藥?”

霍謹川垂眸,骨骼分明的手指劃著手機,睫羽下一片晦暗,淡淡開口問:“國醫局怎麼了?”

宋時樾這纔想起自己來的正事,神色又開始變得嚴肅:“國醫局最近跟諾亞工業合作研究一種新藥,但對方卻直接拿出樣本,命名HV—01,經過藥性分析,發現它跟黎纖所賣的那個‘仙丹’藥性竟然百分之九十重合。”

霍謹川正購買投票權限的手頓住,抬頭,眼底散漫的光逐漸凝聚,斂著陰鬱病氣,“資料呢?”

宋時樾連忙把隨身帶的資料拿出來,又打開手機翻出另外一份資料給他看:“自黎纖不在天橋下襬攤後,地下市場突然冒出好幾個人在那個‘賣’那個仙丹。”

霍謹川翻了下兩份資料對比,眸子裡漆黑的沉,淡淡問:“有正式投用?”

宋時樾搖頭,眉頭緊鎖著:“這隻是初級實驗藥,諾亞工業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把因素不穩定的藥投入市場,就算投入......也不可能是在黑市和地下市場私賣......”

諾亞工業身為九州排行第一的科研所,各個分部所有科學家資料身份都是極度保密,絕不可能任由才研究出來的藥,流入這兩個魚龍混雜見不得光的地方。

“之前醫院裡那個風從雲,”宋時樾思索著道:“他是第六科研所的總負責人,跟黎纖關係又匪淺,黎纖的藥會不會是從這兒拿的......”

畢竟一個電話,就能送來天價藥。

還那麼大陣仗的護送。

霍謹川合上資料,眼底深邃如淵,嗓音極冷,“查!”

——

第二次的公演,分成16個小組。

平均5人一組。

八八對決。

組隊方式,除了前五名的優先權外,其他人是抽簽模式。

也就是說,抽到哪一隊都是隨機。

宋子言晃了晃抽簽箱,跟大家說道:“在這之前呢,我們安排了一次采訪,幾位導師也會根據采訪表現,給出第二次的評分,最高的有會有一個優先選擇權。”

按照正常來說,這個采訪應該放在這些練習生最開始入營的時候,但之前也冇這個流程,是台方昨天通知剛新增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