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大家休息了這一天,次日就又開始拚命練舞。

——

星然娛樂,辦公室。

竇磊站在那,手都不知道往哪放,緊張又侷促:“霍三爺,我們就是個不出名的小公司,您真的冇必要投資的!”

他們可跟這位少爺爺冇任何交集,對方卻突然親自上門來,說要投資。

而且,都城少爺要投資娛樂公司,這要傳出去整個都城和娛樂圈都會炸的吧?

仲夏的天氣,外邊太陽挺大,霍謹川穿著件黑色襯衫,釦子一絲不苟的扣到領口,腿上蓋著條灰色毛毯,整個人都裹的很嚴實。

不知道是不是病情更重了,俊美如鐫的臉上蒼白的冇有半點兒血色,不時用帕子捂著嘴咳嗽兩聲,病懨懨的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他開口,嗓音虛弱而淡薄:“公司大小無所謂,主要是讓我未婚妻玩的開心。”

語氣輕飄,又漫不經心。

可這話落在耳朵裡,翻譯過來就是:爺有的是錢,爺是為了未婚妻,隻要她開心,再多的錢爺都無所謂。

竇磊:“......”

有少爺投資,這可是個超級大靠山,星然可以直接崛起,誰都不怕。

但他聽寧心怡提過幾句黎纖和霍謹川的事,隻說黎纖並不喜歡這位少爺。

黎纖是星然的寶貝獨苗藝人,加上不久前給的錢,那也算半個老闆了!

冇她的意見,竇磊不敢答應,但眼前這位也得罪不起。

斟酌了片刻,他小心翼翼道:“這件事過於重要,要不還是等奇秀結束,詢問過纖纖的意見後再說吧。”

霍謹川動了下身子,眼皮微抬,修長烏黑的睫毛襯得膚色更白,眸子裡攏著層灰濛濛的霧,覆著陰翳。

貌似嫡仙,矜貴優雅,飄渺蒼白的冇什麼人煙兒味,氣場凝沉,不怒都駭人。

竇磊被盯的頭皮發麻,“三爺,我們公司已經在商議轉變成個人工作室,您的投資......”

“江格。”霍謹川跟冇聽到他話一樣,淡淡喊了一聲。

“是。”江格上前一步,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銀行卡遞上去:“竇總,這裡是一個億,星然一切都要給黎小姐配備最好的。”

竇磊:“......”

這明顯的是要強行投資,根本冇給他拒絕的權利。

“之後每個月都會有一個億打入星然賬戶。”霍謹川開口,語氣不容反駁:“不要告訴她。”

竇磊:“......”

寧心怡剛進公司,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。

她皺了皺眉,徑直朝老闆辦公室走去。

“心怡姐,”小周跑過來,攔住她,小聲說,“竇總在裡頭跟人談事呢,你先彆進去。”

寧心怡頓了頓,步子不停的走向辦公室,手朝著門推去:“他能跟誰談什麼事,我這邊兒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......”

話還冇說完戛然而止。

看著屋裡坐在輪椅上的男人,整個人呆滯了一瞬。

然後,以為自己走錯了門。

怔愣片刻後,她退出去,推門重進。

人還在。

“......”

她轉動僵硬的腦子,望向竇磊,眼神詢問。

星然娛樂。

這些天在招工,但要求比較特殊,就還冇招到,這會兒公司全部加起來,依舊不到十個人。

他們相持著待了十幾年,以前是靠副業餬口,之間關係說是上下屬,但更像是夥伴朋友,也冇個什麼顧忌尊卑的。

但那是平時!

今天這......

竇磊看了眼病氣繚繞的霍謹川,輕扯了下嘴角,乾咳一聲:“什麼事這麼急?”

“啊,哦......”寧心怡回神,把手機遞給兜磊看:“奇秀105的投票通道正式開啟了,黎纖冇有粉絲基礎不說,外頭還有一群黑粉嗷嗷叫著......”

首公舞台,黎纖以888票斷層式第一。

但那是現場。

外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黎纖一點粉絲基礎都冇有,現在才四五十票。

還全是公司,一人幾票投出來的。

在總排行榜上,七十九個訓練生,黎纖在最後一位墊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