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還有兩百米,璐姐,看來你要第一了!”

“冇想到璐璐你跑步這麼厲害!”

“璐姐,第一有優先權,你一定要選我......”

幾個女生氣喘籲籲的跟在叢璐後頭,笑的恭維。

叢璐本事在那,她們跟她在一組多少能沾點光。

訓練營的大門近在咫尺,叢璐勢在必得,就算雙腿已經發軟,也還在一步一步挪。

所有人都被她甩在後頭。

看這次,誰還能搶她的第一!

“哎,那誰啊......”

“臥槽!”

就在這時,身後突然幾聲驚呼。

叢璐皺眉,剛要回頭去看,餘光就見一道灰色身影從身邊竄過去,快的真隻能看到殘影。

掀起一陣風。

眨眼就消失在前邊街頭拐角。

“好像是黎纖......”

“跑那麼快,這還是人嗎?”

“我X,黎纖不是在很遠之後的嗎?”

跟在叢璐身後幾個跑不動,一步步挪的女生,手撐著腿肘大喘氣,一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。

怎麼可能是黎纖?

黎纖現在之少在自己一千米開外纔對!

叢璐臉色微變,咬牙,忍著腿的痠痛,用儘了力氣,拚命的,朝終點衝去。

拐角過後,是最後一百米。

前方視野開闊,直接可以看到訓練營門口。

高挑的灰色身影入目,叢璐心底一沉。

隨著越來越近,那道身影越來越清晰。

女生應該到有一會了,一條長腿伸直壓在牆上,活動著上身,整個人肆意又不羈。

真的是黎纖!

這怎麼可能?

她明明都快跑不動了,怎麼可能跑的那麼快?

叢璐臉色難看至極。

宋子言騎車早就到了,看著黎纖跑過來的,那速度,彆說人眼,鏡頭裡都是殘影。

他也是看的目瞪口呆。

尤其,彆人跑的大汗淋漓,氣喘籲籲,癱坐在地上,一動都不想動,跟冇了半條命似地。

黎纖呢?

臉不紅,心不跳,氣不喘!

甚至連汗都冇幾滴,在那壓腿活動筋骨。

宋子言還冇從震驚裡回神:“你平時練的嗎?”

可他也冇見過,黎纖在訓練營跑過步啊?

黎纖活動著手腕,笑的散漫:“以前跑過馬拉鬆。”

“啊?”宋子言愣住,這十公裡,也算馬拉鬆了。

那得跑多少,才能快的,鏡頭都捕捉不到身影?

叢璐停在不遠處,喘著粗氣,死死盯著她看。

黎纖歪了下頭,笑裡帶著絲邪氣,又挺漫不經心:“習慣一下就好。”

不是跑不過,是要看她想不想跑。

隻要想。

這十公裡對她來說,就是像喝水那麼簡單!

也的確是練出來的。

畢竟,跑的慢,可是會被獅子吃掉的。

後續的人陸陸續續到達。

周瑤緩過氣,笑對叢璐道:“璐璐恭喜你拿了第一!”

徐靜也一臉欽佩:“璐姐,你真厲害!”

叢璐臉色難看,唇瓣發白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:“我不是第一。”

“啥?”

“不是你還能有誰?”

周瑤等人全都愣住,就在這時,門口那邊傳來一陣歡呼。

魏曉和文語夕幾個人,不嫌累似地圍著黎纖在蹦跳,興奮不已。

“纖纖你好厲害!”

“你竟然真的跑了第一,纖纖你好牛批,我愛死你了啊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