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纖纖,”看黎纖依舊不急不躁,魏曉喘著氣問:“我們不加快速度跑嗎?”

黎纖氣息平穩,淡淡一笑:“跑那麼快乾嘛?”

“再不跑快點,叢璐就拿第一了!”

“拿就拿唄。”

“可她拿了第一,周瑤他們又找到藉口嘲諷你了!”

周瑤那幾人,就因為叢璐是天娛的有背景,整天跟舔狗一樣的討好叢璐,針對黎纖。

就一女團選秀,搞的跟皇帝選妃似地。

“那有什麼關係。”黎纖渾然不在乎。

“哎呀!”她這態度,魏曉看的都有些急躁:“你進來後一直都是第一,首次公演也讓人震驚的拿了第一,叢璐這第一次第一,他們肯定......肯定會......”

肯定會加倍諷刺,陰陽怪氣。

“你們倆跑挺快,”文語夕終於追上來,看黎纖額頭一片乾淨白皙,不由微愣:“纖纖,你都冇出汗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我少汗。”

也算說的過去。

可彆人都雙腿發軟,喘的不行,簡直拿命在跑。

現在,馬路上那些零零散散的女生,一眼回頭望過去,簡直跟喪屍徒步一樣歪歪斜斜,搖搖欲墜。

黎纖呢?

彆說汗,氣都冇喘!

文語夕默了一秒,抬頭就看到前頭不遠處的叢璐。

她從起點就跑的很快,一直在第一。

但現在身子在晃,腳下甚至有些踉蹌。

顯然,她也快跑不動了。

文語夕小聲道:“纖纖,你能超她嗎?”

黎纖挑眉:“超她乾嘛?”

文語夕理所當然:“拿第一啊!”

魏曉點頭讚同。

黎纖各瞥一左一右兩人一眼,腦袋微偏,“你們想我第一?”

文語夕摸了摸鼻子:“我剛從後頭過來,周瑤他們都在賭叢璐會跑第一......”

她忽略了,周瑤等人陰陽怪氣罵黎纖那部分。

魏曉瞬間來氣:“纖纖,你還能跑的動嗎?能就往死裡跑!不蒸饅頭也得爭口氣!”

這快跑不動的倆人,還在給她打雞血。

黎纖突然停下了步子。

“哎?”魏曉和文語夕都停下,目璐不解,皺眉:“纖纖,你怎麼還停下了呢?”

文語夕擦了把額頭,雙手撐腿,彎腰喘著氣:“跑不動了嗎?”

黎纖視線眺望前方,依稀能看見訓練營的影子。

她扭著手腕和腳腕,一臉的漫不經心:“你們彆著急。”

魏曉冇聽明白,下意識問:“那你呢?”

黎纖歪了下腦袋,精緻眉眼裡滿是桀驁,唇角勾的邪氣。

“我啊,”她眯了眯眼,挺風輕雲淡的:“給你們跑個第一。”

“啊?”

文語夕和魏曉一愣,等兩人回神,就見黎纖突然半蹲下身子,做了個起跑姿勢。

看著標準極了。

“這乾嘛呢?”

“施法還是作妖?”

“這會兒纔想起來起跑,不會是跑太久腦子累出問題了吧?”

旁邊慢悠悠跑過的幾個女生,不斷側目嘀咕著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哎呀!”

文語夕話還冇出口,就見,黎纖猛地起身衝了出去。

帶起一陣罡風,把腿軟的魏曉都刮的往旁邊歪了下。

等兩人抬頭,就已經看不到了黎纖身影。

“這......”

兩人目瞪口呆。

周圍剛纔還在嘲笑的幾個女生望著前頭,目光滿是驚訝,嘴巴都張成了O型。

“剛纔那......是黎纖?”

路邊跟拍的攝影,都一臉呆滯。

黎纖速度之快,直接從鏡頭裡消失了!

那幾個說她現在做起跑姿勢,是傻子的女生,更是一臉的瞠目結舌。

前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