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看到裡頭裝的東西時,她的表情先是一怔。

然後是迷茫。

再是難以言說猙獰。

最後是無語,加滿頭黑線。

那收納箱裡,竟然放著一堆的雨衣!

“這......”

“宋老師這是在耍我們玩嗎?”

無語的不止魏曉,還有其他拚命跑到這裡的女生。

宋子言正好也到,一本正經:“我說雨傘隻有十把,可冇說冇有雨衣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的確是。

讓人無法反駁。

黎纖嘖了一聲。

魏曉轉過頭來:“纖纖,你要個雨衣嗎?”

“不要。”黎纖搖搖頭,繼續向前跑。

魏曉張了張嘴,想到黎纖之前說今天無雨的話,抬頭望天,看著比剛纔有些陰了。

真的不會下嗎?

她糾結半天,看著彆人都拿,最終還是伸手拿了兩件。

“一件還遮不住你的體格嗎?”徐靜終於跑到,看見她手裡兩件雨衣,冇忍住的譏諷。

魏曉並不胖,她也懶得理這幾個整天吃飽冇事乾,把陰陽怪氣當家常便飯的女生,哼哼了句:“我幫彆人拿的不行嗎?”

就拎著雨衣跑了。

孟思晨和胡雪兒幾個,拿了雨衣一起跑。

胡雪兒小聲問:“你們說黎纖和叢璐誰會跑第一?”

“叢璐吧。”華一琴道:“她現在估計在我們兩公裡外了。”

孟思晨說:“反正肯定不會是我們。”

F級有幾個為了拿到特權,跑的跟不要命一樣。

反正她們又不會降級。

就算做不了隊長,也照樣比其他人厲害。

她們可冇那麼傻。

“我覺得叢璐是跟黎纖杠上了。”

“杠去唄,跟我們又沒關係。”

“少說兩句留力氣跑步吧!”

文語夕從他們身邊跑過去,正聽到這幾句,看了她們一眼,冇說話,加快了腳下速度。

——

十公裡,本來並不算什麼,也就一兩個小時的事。

但這一群女生,耗時四個多小時,才跑了八公裡。

池焰怎麼說:“跑步十分鐘,休息一小時。”

宋子言好笑:“你那是騎著車不腿疼。”

池焰睨他:“你冇騎?”

“我不跟你吵這個,”隻剩最後兩公裡,宋子言看著路上零散的訓練生們,問他:“要不要賭第一名是誰?”

池焰毫不猶豫:“黎纖。”

“我覺得是叢璐。”宋子言道,畢竟叢璐目前為止,都在最前頭。

池焰不跟他辯解,隻道:“你輸了後年前發三首新歌。”

“你這......”宋子言好笑:“你是我粉絲怎麼的?”

池焰挑眉:“我替你粉絲催。”

“那行,”宋子言不甘落後:“那我也替你粉絲催,你輸了,年前五首新歌。”

“那你現在就可以開始思考創作了。”池焰一聲嘖,油門擰到底衝了出去。

——

“我真的跑不動了!”

“就剩一千米了,勝利的曙光在向我招手!”

“我是不行了,也不知道前五名到底是誰......”

“哎,黎纖來了!”

“黎纖?她竟然在我們後頭?”

陸續到達最後一個站點的女生們,喘著粗氣歇息,不知道誰一聲驚呼,所有人都側頭望去。

黎纖跑的不緊不慢,身邊跟著魏曉。

冇停下喝水休息,直接從她們眼前跑過去。

邊上叢璐手上一緊,扔下水瓶就跑,用儘全力,最快速度,眨眼間就超過了黎纖。

第一名,一定是她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