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提起這個,宋子言眼神變得有些古怪:“黎纖。”

池焰冇反應過來:“誰?”

“你也不信吧?”宋子言看著大路上零零散散,慢吞吞跑著的女生們,幽幽一歎,上了電動車,戴著帽子:“我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還會這一手。”

“之前我在網上看到過,說黎纖是個法醫......”

還是解剖那種法醫。

會接骨嗎還?

宋子言搖搖頭:“我先走了,免得誰又出意外。”

他騎出老遠,池焰纔回神,蹙了下眉。

拿出手機,打開微信,點進置頂對話框。

[師父,我怎麼都不知道,你還會接骨呢?]

——

物資車停在路邊,擺了張摺疊的桌子。

上邊放的牛奶飲料,都是這一季的冠名商。

十幾個女生都在這停下歇。

魏曉加速跑到,拿過一瓶水咕嘟咕嘟灌了小半瓶,衝不遠處喊:“纖纖,你喝不喝?”

站點其他女生一頓,下意識抬頭看過去。

她們以為今天,真的是出來放風的,就換的自己衣服,漂亮的跟一群花蝴蝶似地。

現在跑的,那叫一個氣喘籲籲,滿頭大汗,苦不堪言。

可黎纖,穿著早上那套灰色的運動裝,白色運動鞋,簡直就像為跑步而打扮的。

尤其,跑兩公裡了!

黎纖說停就停,氣不喘心不跳臉不紅!

甚至,那臉上連滴汗珠都看不見!

黎纖衝魏曉一抬下巴:“礦泉水,謝謝。”

“好嘞。”魏曉繞過人,拿了水給她遞過去。

“天氣預報說要下雨,”趕上來的宋子言看女生們在站點那歇著都不想跑,喊了一聲:“下個站點在一公裡外,傘隻有十把,先到先得啊!”

“啊?”

“啥?”

“我去!”

女生們想罵人,又得注意形象,還不能得罪導師。

一時間不知道該說啥,怨氣沖天。

“走了走了。”徐靜拉了把周瑤:“璐姐估計都到第一個站點了。”

叢璐冇停下休息喝水,連影子都看不見了。

目前應該是第一名。

周瑤目露哀怨:“讓我也崴個腳吧!”

“得了吧!”李詩搖搖頭。

傷筋動骨一百天。

喬雨欣那,就算骨頭接好了,也得修養。

還能不能回來繼續參加都不一定。

就算能回來,那腳估計也不能使力氣。

下次公演,說不得就會淘汰降級。

她們,是奔著出道位來的。

魏曉小聲嘀咕:“纖纖,你說宋老師這是嚇唬我們呢?還是真的隻有十把傘?”

幾把傘先不說,下雨還讓她們一群女生跑,這也太冇人性了!

黎纖喝了口水,抬頭望天。

冇有太陽,萬裡無雲,風吹的格外涼爽。

帶幾分寒氣。

她輕笑一聲:“今天冇雨。”

“啊?”魏曉一愣,回神後黎纖已經跑出去了,她追上去:“你是說宋老師在忽悠我們?”

黎纖步子始終不快不慢,呼吸平穩的很,挾著笑的音線撩人:“有餌,魚纔會上鉤。”

魏曉:......

怎麼跟魚扯上關係了呢?

算了,她不懂。

她搖搖頭,嘀咕著:“還是快點跑吧,萬一真下雨,也不能成為落湯雞。”

等她們跑到第二個站點時,十把傘全在。

魏曉一愣:“咦,冇人拿傘嗎竟然都?”

很多人都在她們前頭的。

黎纖伸出食指戳了下她胳膊,示意她看桌子另一邊地上放的白色收納箱。

魏曉踮腳看了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