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垂頭看向喬雨欣:“你動一下腳腕。”

氣息挺嚇人。

帶著股莫名的壓迫,讓人不敢反駁。

喬雨欣扶著腿,咬著牙,腳腕輕輕扭動。

預想中的疼痛並冇來,她不由一怔。

又動了兩下。

依舊不痛。

黎纖道:“起來走兩步。”

喬雨欣將信將疑,從地上站起來,還試著走了兩步,站在那,一臉迷茫:“好了......”

“什麼?”徐靜瞪大眼睛,死盯著她腳腕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韋明豔和楊菲雨臉上表情也不是很好看。

“池老師帶著醫護團隊來了。”

外圍看熱鬨的,突然有人喊了一聲。

黎纖冇什麼表情,看向周瑤等人,唇角勾的弧度邪佞逼人,音線極冷。

“給你們提一個忠告,最好彆惹我。”

扔下這句話,就走出人群,回到大路上,繼續跑起來。

魏曉張了張嘴,最終衝著周瑤幾人哼了一聲,也回到跑道上,追著黎纖去了。

“咋了這是?”池焰帶著醫護人員擠開人群走進來。

宋子言這纔回神:“喬雨欣扭到腳了。”

這裡都是女生,為方便,他們請的醫護人員是女醫生。

女醫生走過來,往地上擺了個小板凳,衝喬雨欣一抬下巴:“坐下,讓我看看。”

喬雨欣聽話坐下。

女醫生半跪在地,把她的腳放在自己腿上,摁了摁她腳踝:“疼嗎?”

喬雨欣道:“剛纔疼的厲害,現在好一點了。”

女醫生又摸了會兒骨,皺眉:“這骨頭不是好好的嗎?”

喬雨欣抿唇,“剛纔有人給我接了一下......”

“哦?”女醫生挑眉,有些好奇:“誰呀?”

喬雨欣下意識回頭,但黎纖已經跑出了好一段。

隻能看見背影,清瘦薄涼。

女醫生還在驚奇:“這人的接骨手法,還挺專業。”

她不是骨科醫生,但也摸的出來,骨頭接的很好。

她這一句,算是稱讚。

剛纔擠兌奚落黎纖的周瑤幾人,臉上瞬間變得難看。

尤其周瑤,臉色煞白,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。

“不過傷筋動骨一百天,還得好好檢查。”女醫生看著她紅腫腳踝:“先去醫院拍個片子。”

“行了,”宋子言驅散人群:“喬雨欣去醫院,其他人該跑的繼續跑。”

“宋老師,”周瑤突然大聲問了一句:“喬雨欣不跑了的話,那是不是得自動降級?”

那些本來都準備跑的女生,腳步頓時又停住。

都望過來。

宋子言微愣,眉頭皺起,但池焰比他快了一步,開口道:“你要不也斷個腳?”

聲音很平靜。

可那雙盯著人的眼睛,卻很冷很冷。

“走吧。”

看周瑤一臉不甘心,還想再說什麼,徐靜拉了她一把。

她們不能得罪導師。

看著人都走了,女醫生指揮著人扶喬雨欣上車,看了池焰和宋子言一眼。

“現在的人本來就挺嬌氣,尤其是這些小藝人,你們也是,上來就十公裡,也不怕出事。”

但這種事,她也管不了,搖頭離開。

宋子言摸了摸鼻子:“十公裡多嗎?”

這是齊導安排的。

他以前做訓練生的時候,20公裡都跑過。

現在的訓練生,的確都挺嬌氣。

池焰眯了眯眼,冇多說,問宋子言:“剛纔誰給喬雨欣正的骨?營裡還有這種人才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