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了?”

“喬雨欣腳扭了!快來人啊!”

“宋老師!”

一群人跑上去,立馬圍城了一團。

喬雨欣坐在地上,捂著腳腕,疼的冷汗直流。

宋子言飛快走過來,就看到她腳腕紅腫好高,連忙拿出手機:“我馬上叫醫護團隊。”

醫護團隊跟著池焰。

而池焰,帶著那幾個來事的女生在檢查身體,還在最後頭,冇有跟上來。

畢竟,這路平坦又穩的,才兩三公裡,天又不熱,中暑肯定不會,冇想到會有人崴腳。

“我看看吧。”

一群女生,圍著喬雨欣嘰嘰喳喳時,清沉的女聲從外頭傳進來。

看到是黎纖,靜了一瞬。

周瑤擦了把額頭的汗,四周有攝像鏡頭,她麵帶微笑,卻譏諷居多:“你看看?你以為你是醫生?你看看就能好?”

“聽說黎纖不是會法醫,法醫那不也是醫?”韋明豔撇嘴。

奚落意味滿滿。

“黎纖也隻是好心,你們什麼意思啊?”魏曉皺眉:“難道黎纖還會害喬雨欣嗎?”

“那誰知道。”李詩小聲嘀咕了一句。

這幾人,每次湊到一起,必得鬥嘴。

宋子言有些頭疼:“行了,你們繼續跑,我陪喬雨欣在這兒等救醫護車。”

“啊?”周瑤不太樂意:“宋老師,喬雨欣都這樣了,還要讓我們跑嗎?”

宋子言看她:“你們的腳也扭了?”

他擺起架子來,還是挺威嚴的。

出道也早。

前輩的位置在那放著,嚴肅起來也有點嚇人的。

周瑤被懟的一噎。

“哎,你乾嘛!”

就這一瞬的啞口無聲裡,黎纖從縫隙走了進去,剛要伸手摸喬雨欣的腳腕,胳膊被楊菲雨從後頭扯住。

黎纖側頭:“放開。”

那眼神極冷,裹了冰般,刺的人脊背生寒。

楊菲雨嚇得一抖,鬆開手。

黎纖麵無表情,單膝撐地的蹲下身子,扯掉喬雨欣的鞋子襪子,握住她腳踝。

她的手很涼。

絲絲入骨。

喬雨欣咬唇看著她:“你......”

“骨頭錯位。”黎纖掀開眼瞼,神情挺淡的:“我幫你接回去,可能有點疼,忍一下。”

“啊?”喬雨欣愣了下,然後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受到一股鑽心疼痛:“啊!”

“黎纖,你乾什麼?”周瑤抓住她肩膀就把人往後拉:“骨頭斷了都敢亂接,你是想害死喬雨欣嗎?”

黎纖眸子微眯,反手握住她手腕往上一疊,在一眾目瞪口呆中,掐住她脖子,氣息陰冷駭人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脾氣很好?”

“你......”周瑤被掐的瞬間喘不過氣來,一張臉都白了。

旁邊幾個女生,都嚇得後退。

徐靜神色大變,上來幫忙:“黎纖你想乾什麼?”

“周瑤又冇有說錯,你又不是醫生你接什麼骨?”韋明豔皺著眉頭說了一句。

“周瑤也是怕你好心辦壞事,黎纖你冷靜點!”

胡雪兒也上來,去掰黎纖的手指頭,溫溫柔柔的,一臉關心模樣。

但黎纖手勁兒很大,她用好大力氣都冇掰開。

黎纖現在滿身殺氣,帶著股子邪氣。

嚇人的很。

魏曉怕她衝動,緊張的喊了一聲:“纖纖......”

“是我崴腳,不是你們!”咆哮聲從喬雨欣嘴裡傳出。

她疼的不行,還聽這些人吵架,煩死了。

“黎纖,你先放開周瑤。”宋子言抿唇。

黎纖挺聽話,鬆開周瑤。

周瑤退後好幾步,癱坐在地上,捂著脖子,粗氣直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