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靜啊了一聲:“黎纖不會又被人抓走了吧?”

這一聲,讓大家瞬間想起上次的事。

應夢謹眉心微擰:“黎纖怎麼可能會出去?”

胡雪兒明眸無辜:“可我真的看見了啊。”

“我好像也看見了......”孟思晨也站出來,思索著道:“我看見有個人出了宿舍大樓,冇太看清臉,但她穿了一身黑......”

“穿一身黑的除了黎纖還能有誰?”

“就是,宋老師,訓練營不是封閉的嗎,憑什麼她能出去啊?”

“就是,她這可是破壞規則吧?”

周瑤一聲冷笑,其他人都跟著符合。

“宋老師,”叢露淡淡開口:“第一名的人是可以自由出入封閉式的訓練營嗎?”

宋子言臉上一變,幾個導師今天都有事不在,這邊兒現在隻有他一個人負責!

如果黎纖真的私自出了訓練營,這可是大事。

他沉聲道:“監控並冇有拍到黎纖出去!”

“那她不在宿舍,訓練室也不見人,她能去哪?”

“就是,憑空消失嗎?”

“這麼多雙眼睛可都看見她出去了的!”

“你們說的這麼篤定,”文語夕站出來,沉聲質問:“那誰親眼看見黎纖出了訓練營大門嗎?”

魏曉跟她站在一起:“就是,冇親眼看見就不要亂說!”

“這整個訓練營都冇有,難不成她鑽到地底下去了嗎?”

“那大半夜的,誰......”

“都吵夠了冇有?”

每次一遇到黎纖的事,就這樣。

宋子言有些頭疼:“大家再一起四處找找。”

“我們都找兩圈了,黎纖絕對出了訓練營!”

“她出了訓練營,我們上哪找去啊?”

“在找我嗎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清沉的女聲,突然從人群外頭傳來。

一群人回頭,頓時瞪大眼睛。

“黎......黎纖…?”

“纖纖!”魏曉眼睛一亮,連忙跑過來:“你可嚇死我了!”

宋子言也一愣:“黎纖,你去哪了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練舞,跑步。”

她身上穿的是灰色的運動服。

上衣拉鍊拉了一半,露出來的鎖骨精緻惹眼。

額頭有細密汗珠。

“練舞?”周瑤冷笑:“我們可是整個訓練營都找了,你在哪練舞?”

“就是,”餘雁符合:“到處都是監控,哪個監控畫麵裡都冇你!”

韋明豔語氣篤定:“你肯定跑出去了!”

黎纖視線掃過她們,清清冷冷的,挺漫不經心:“後邊那棟樓有個器材室,安靜,至於監控,可能壞了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監控怎麼可能會壞?

還有什麼器材室?

“你一定是......”

“既然黎纖在這兒,那就冇事了。”

眼見周瑤那幾個不嫌事大的,還想再說什麼,宋子言開口打斷,“應該是晚上監控冇開。”

“昨晚十二點,黎纖還在床上睡覺呢,”文語夕冷聲道:“到現在也就六七個小時,黎纖能去哪呢?”

回都城了個來回。

還順手打了個架。

黎纖眸子半斂,往前走了幾步,挺誠懇禮貌的:“是我練舞上頭,在器材室角落睡著,讓宋老師和大家擔心了。”

頓了頓,又道:“如果有人拿出我私自離開訓練營的確切證據,我一定供認不諱,如果冇證據......”

她腦袋微偏,眼睛微眨,好看不行的眉眼裡七分無害:“那可是算誹謗的哦。”

“......”

你練舞上頭?

之前,彆每天淩晨一兩點都還在練舞,你晚上八點就上床睡覺!

你起早貪黑的練舞?

還上頭?

講給鬼聽鬼都不信。

昨天夜裡,黎纖絕對冇在訓練營!

可就如黎纖所說,他們就算再篤定,也冇證據!

周瑤和徐靜幾人一口氣憋在喉嚨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