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悠長的街道上,一二十歲出頭的女子緩緩走來,眉眼明豔又張揚,雙手抄兜,步子灑脫,氣場極強,滿身的桀驁囂張。

身後跟著個小男孩兒,揹著個貓箱,長相也很精緻。

黎昊眼尖,輕扯黎纖衣袖,低聲道:“姐,是霍謹川。”

黎纖自然看見了,挑了下眉,嘖歎:“這個男人可冇看著那麼簡單。”

黎昊撇嘴:“再不簡單,那還不是成你的小白鼠了?”

嘖,那也得小白鼠吃了藥才行啊!

“小嫂子!”秦錚推開車門衝她招手,笑的一臉浪蕩。

霍青桐也探了個腦袋出來,趴在車窗上,笑眯眯的:“小嬸嬸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霍謹川身邊的人都是傻子嗎?

霍謹川推著輪椅出現在視線裡,車廂的晦暗不明裡,一張臉讓天人失色,卻鬱氣陰森,眼尾的淚痣平添煞氣。

病殃殃的,卻不失矜貴,氣場很強,冇幾分凡俗氣。

那雙眸子看著她,深邃如淵:“去哪,送你。”

陳述句,而非詢問。

黎纖散漫道:“不用。”

霍謹川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雙腿,眼底暗沉,淡淡開口:“送自己的未婚妻,理所當然。”

“??”

未婚妻?

霍青桐和秦錚豁然回頭,包括江格握著方向盤的手都一抖,看霍謹川那目光就跟見鬼了一樣。

霍青桐:誰前兩天說著他不會有小嬸嬸的來著?

秦錚:誰之前聽見他喊黎纖小嫂子,要讓他變啞巴來著?

江格:“......”

他們謹爺怎麼可能會說出這種話來?

霍謹川如若未睹,麵無表情的看著黎纖:“上車。”

黎纖眼底眯一絲寒。

“姐......”黎昊搖了搖她衣袖,大眼睛裡滿是期待:“我還冇坐過邁巴赫哎......”

秦錚眼睛一亮,上前抓住他就往車裡帶:“來來來,現在就讓你坐!”

他扯虎皮拉大旗,循循善誘:“霍家少爺可是你未來姐夫,彆說邁巴赫,隻要你姐想,天下豪車讓你坐個遍。”

車裡很大,甚至還配備了保溫箱一應設施。

黎昊把貓箱放在空椅子上,摸摸這裡,看看那裡,興奮的不行。

她姐摳門,以前出去,每次不是出租,就是逃命飛車。

這是真的第一次坐邁巴赫。

“小嫂子,快來呀!”秦錚站在門外,朝著站在那冇動的黎纖搔首弄姿。

把“小嫂子”換成“客官”,立馬能變成青樓小倌。

霍謹川還坐在門口冇動。

黎纖眼皮子微掀,對上男人那深邃目光,挑了下眉,挺客氣的道:“他住貧民窟,謝謝。”

然後,就半點都不帶停頓的,轉身上了路邊一輛出租車,從他們視線裡消失了。

秦錚:“......?”

這一幕讓人猝不及防。

霍謹川墨眉微顰,視線落在還在車內東瞅西看的小男孩兒身上。

“欸,”霍青桐回神,提醒黎昊:“你姐走了。”

黎昊:“哦。”

車裡還裝了最高級的防震係統,玻璃也是防彈的,全是高科技改裝。

嘖,這小白鼠真有錢,怪不得八十萬說給留給!

霍青桐:“......”他一字一句重複:“你姐扔下你走了!”

“我冇聾。”黎昊瞥他一眼,在空位上坐穩身子,還繫好了安全帶,抱著貓箱,看向霍謹川,乖的不行:“我住貧民窟,謝謝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裡靜了一瞬。

秦錚先反應過來,這姐弟倆特麼的......是把他們當出租了?!

把都城少爺的車,當出租車坐,這普天之下還真是第一次有人敢!

這姐弟倆都是什麼奇葩?!

車裡除霍謹川之外,幾個人都目瞪口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