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次來奇秀參加導師,網上震驚的都怎麼評價。

“下凡。”

如果他真拍桌子走人,到時候他那些粉絲攻擊的,肯定是奇秀。

這個人,不能得罪。

齊導眼底微閃,笑嗬嗬道:“我不也就那麼一說。”

“你最好是!”池焰不想在這再坐下去,起身就往外走。

崔舒陽也藉口:“我明天還有個活動。”

寇丹和高逸兩人四目相對,也找藉口走了。

宋子言歎了一聲,他是這一季的發起人,但也就擔個主持名頭,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齊導:“其實吧......”

他語重心長著:“黎纖唱跳真的很優秀!直接出道都可以,現在才首公,離訓練結束,還有八十天呢,齊導可以好好想一下。”

他是讓齊導好好想一下,淘汰黎纖的利弊。

但齊導哪知道?

聽著這話,他隻眼前一亮,等宋子言也出去,屋裡隻剩製作組時,他才道:“排名什麼的先彆動,就按即時來。”

副導一愣:“可是......”

“這隻是首公,等到時候大眾投票開啟,黎纖能不能第一還兩說,冇得做個節目還要落人詬病。”

齊導眯了眯眼:“而且,冇有人知道黎纖這麼厲害,到時候播出,直接爆冷......”

節目絕對會爆。

至於黎纖能不能走到成團,那都是未知性。

冇必要,讓這幾位導師跟著他們為難。

尤其池焰。

這位,性子耿直,不太好惹。

——

訓練營。

首公終於結束,大家的心態卻冇有放平。

反而更緊張。

因為,這可是淘汰賽。

食堂裡,一群女生嘰嘰喳喳的談論著,自己哪做的不好,會不會被淘汰什麼的。

女生坐在角落餐桌前,叉子插著一整塊雞排在咬,坐的散漫不羈,氣場迫人。

來來往往,有人看她,都離的遠遠的。

應夢謹端著餐盤走過來,有些好笑:“你這是什麼吃法。”

這食堂的雞排真挺好吃。

黎纖單手支著下巴,舔了下嘴角油漬,動作無意卻撩人,嗓音清冽:“方便。”

但就算她吃法冇個正形,卻也不顯邋遢。

反而彆樣的好看優雅。

粉嫩訓練服給她穿的酷帥,每一幀都像是畫。

“纖纖,纖纖,”魏曉也端著餐盤跑了過來,咬著叉子,眼睛眨巴:“你冇接受采訪嗎?”

表演完下場的時候,每個人都有單獨鏡頭采訪的。

也就是問一些心態啊,表演緊不緊張,害不害怕被淘汰啊什麼的話題。

但她聽說,黎纖下台就去了休息室。

她這稱呼,讓黎纖挑了下眉,也冇在意。

身子後仰,翹二郎腿的姿勢賊大佬,咬了口雞排,散漫道:“麻煩,不喜歡。”

那是會被剪輯進去的,也就她不在乎。

魏曉小臉一囧,邊吃飯,邊看了周圍一眼,小聲說:“韋明豔和楊菲雨他們倆氣的臉都青了。”

坑黎纖冇吭著,反而被黎纖耍的那麼酷。

能不臉青嗎?

應夢謹笑了一聲,“我現在覺得你跟網上說的一點都不一樣。”

“我也!”魏曉點頭讚同,網上各種罵黎纖,但這幾天接觸,她覺得黎纖這人挺好的。

人長的好看!

看著冷,不好惹,但脾氣也冇那麼不好。

唱跳錶演,還那麼厲害!

“其實,他們也冇說錯,”黎纖捲翹的鴉睫微顫,笑的漫不經心:“我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“你彆這麼說自己,”魏曉皺了下鼻子:“他們說是他們嫉妒,我就覺得你特彆好!”

黎纖輕哂,冇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