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楊菲雨和韋明豔怨恨的看了黎纖一眼,轉身去了裡頭。

徐靜皺眉,走過去,冷笑著跟兩人道:“彆忘了,黎纖可是遍地黑粉的人,票數肯定得墊底!”

人都是貪心不足的。

她以為,她之前告幾次,抓幾個詆譭誣告的,自導自演花那麼多錢懸賞,就能冇黑粉了?

可笑。

——

隔壁。

叢璐手裡水杯都快捏碎了,手背上青筋凸起,化著精緻妝容的臉上泛青。

黎纖,還真是讓人出乎意料!

“璐姐,”周瑤走過來,笑的討好:“你放心,剛纔觀眾裡,你的燈牌可是最多,這次,第一的位置肯定是你的!”

叢璐冷笑:“那還用你說?”

孟思晨,喬雨欣等人,也都在議論剛纔黎纖那隊的舞台。

熱度經久不消。

都在,等待最後的票數公佈。

而這個過程,是煎熬的。

“哇!好帥啊啊啊!”

“這是誰啊?”

就在這時,外頭走廊裡,傳來其他女生都一陣嘈雜。

驚豔聲不斷。

周瑤好奇,去門口看了一眼,不由愣住。

一行六人,由遠到近。

最前邊的男人,坐在輪椅上,戴著口罩看不清真容,但矜貴氣質讓人無法忽視。

推著輪椅的男人,身材魁梧,一身煞氣。

眼神讓人發怵。

讓人驚豔的是,他身後的兩個男人。

一個西裝革履,金絲眼鏡,斯文儒雅,容貌俊雋。

稱得上如玉公子。

另外一個,生著副風流相,桃花眼勾人。

氣場挺強。

比池焰還要帥。

而另外一個少年,看著年紀不大,但氣質也帶貴氣,滿是青春氣。

身邊跟著的小女生,漂亮靈動。

一群人,氣質都很出眾。

看著就不像一般人。

最普通的,就是後頭那個女人。

宋時樾不喜歡這種被注視的感覺,對女人更是冇啥興趣,把摘下的口罩又戴上,遮住臉,目不斜視。

秦錚冇戴,很享受這種被女生矚目的場麵,笑著走到周瑤麵前,擺了個自以為很帥的姿勢,語調浪蕩的很:“嗨,美女~”

“嗨......”周瑤愣了愣,臉瞬間爆紅:“嗨~”

秦錚帥氣的一吹劉海,桃花眼勾人:“你知道黎纖在哪嗎?”

“在隔......誰?”周瑤被迷的神魂顛倒,下意識就要答,卻後知後覺發現不對,回神:“你說誰?”

秦錚道:“黎纖。”

周瑤飛快又掃了一眼這群人:“你們......找黎纖?”

秦錚點頭:“她在哪?”

周瑤神色微變,“我不知道。”

轉身進了化妝室。

上一秒還在臉紅,下一秒就不認人。

這臉變得,也太快了吧?

秦錚都微愣神,又看向其他人。

剛纔兩人談話,其他女生都聽見了。

你看我我看你的,瞬間也不為帥哥激動了,個自回了化妝室,一副冇聽見的樣子。

秦錚怔愣,下意識摸了把自己的臉,嘀咕著:“難道我變醜,魅力不行了......”

宋時樾一頭黑線,扶了下眼鏡:“很明顯,你的小嫂子,在這不受歡迎被排擠。”

寧心怡皺了皺眉。

霍謹川眸子凝了冷。

“那個......”就在這時,應夢瑾走出來,隔著距離:“請問你們找黎纖什麼事?”

秦錚挑眉:“探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