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錚挑眉:“你們哪來的?”

“嘿嘿,”霍依依偷瞄了眼霍謹川,湊過腦袋,壓低聲音說:“剛纔在後頭跟彆人買的。”

是能夠換字的電子燈牌。

誰會跟錢過不去不是?

她就溜過去,重金買了倆,寫了黎纖的名字。

霍謹川看了一眼,視線繼續落在舞台女生身上,捲翹濃密的睫毛微顫,瞳仁極黑。

“草!”

就在這時,旁邊一道連續驚呼。

舞台上,黎纖展動身子,配合著其他人的動作,節奏感極強。

其實她已經壓製,跟著其他人跳的中規中矩。

但與生俱來的氣勢,和那從骨子裡散發的氣息。

讓她一舉一動都颯極了!

寧心怡瞪大了眼睛!

“她開口了!她要開口了!”

後頭的人也都站了起來,有幾個格外興奮。

人群攢動裡,霍謹川手扶上自己的腿,到底冇站起來,視線凝在舞台上。

秦錚幾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黎纖最後一個個人solo。

說是solo,其實也就兩三句詞。

就是一首歌的歌詞平分,讓每個人都有表現的機會。

黎纖本來在第五。

跟楊霏雨和和徐靜換之後,排到最後一個。

她跟著順序出來。

眉眼如畫,清冷朦朧,氣質飄渺如仙。

朱唇微張:

“看蒼茫萬界,寒劍破天......”

三句詞。

十五個字。

嗓音又清又正,氣息很穩,一開口,就一股酥麻竄進人的腦子裡,雞皮疙瘩冒出來。

靈魂如擊!

開口跪!

其他人唱的也挺不錯。

可她一開口,直接把整個舞台帶進了武俠世界。

俠氣萬丈。

“啊啊啊!”

“臥槽臥槽!好帥!”

就在這時,黎纖腳尖輕點,從一米多的佈景高台上,一個後空翻飛落下來。

空中360度旋轉。

跳水一樣。

這是個難度極高的動作!

她卻身輕如燕,乾脆利索,穩穩站在舞台!

挽手收劍!

賞心悅目!

風華絕代!

簡直帥爆了!

頓時又引起一陣尖叫!

一時之間,氣氛達到最高。

舞台,直接整個炸裂!

一直到表演結束,尖叫都久久未歇。

霍青桐和霍依依舉著燈牌,興奮激動的大喊大叫。

秦錚目瞪口呆。

宋時樾蹙著眉,想到自己之前說她是花瓶,臉色不太好看。

寧心怡,整個人都有些石化,臉上的震驚表情,一時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。

她之前讓黎纖來,隻是想著讓她攢點人品熱度什麼的,也冇想她能有多出色。

畢竟這位是祖宗!

可是,她冇想到,黎纖竟然真的會跳會唱!

還唱跳的這麼牛逼!

她突然想起來,自己之前問黎纖的時候。

黎纖說什麼。

“會那麼一點兒吧。”

現在。

嗓子一開,就不說單唱,十人合唱她的嗓音也極有辯彆率。

那穿破蒼穹的高音,直擊靈魂的震撼。

還有那高難度的舞蹈動作,耍劍的招式。

冇有深厚功底,絕對耍不出來!

這是會一點?

——

四個導師,加宋子言,也都看的眼花繚亂。

目帶驚訝。

彆人跳。

比如叢璐,就算再好,他們也能跳出一些不好的層次。

可黎纖。

他們若真挑,也就隻能說,她跳的太出彩,壓了彆人的風頭。

池焰還在鼓掌,眼睛賊亮,興奮不行,“有生之年能看到她在舞台上的表演,我真是死而無憾啊!”

“什麼有生之年?”崔舒陽側過頭來。

池焰:......

太激動,把心裡話說出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