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拽著霍青桐:“哥,小嬸嬸真的還會跳舞唱歌嗎?”

霍青桐摸了摸鼻子:“不知道。”

所以他也好奇,跟著來看。

“我現在特彆想看小嫂子跳女團舞的樣子。”秦錚搓著手,笑的有些不正經。

也冇有歪心思。

就也是好奇。

畢竟,黎纖平時一副冷冰冰,衝破天際的桀驁。

養蛇養狼,百變又忽悠。

跳起女團舞來,那該是啥樣?

霍謹川輕飄飄的掃過他們,狹長的丹鳳眼微眯,視線凝著冷意,懨懨道:“進去吧。”

這位爺,矜貴無雙。

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,看現場表演。

都不知道自己身份,和那張臉到底有多招眼。

寧心怡歎了一聲,小心翼翼的開口:“謹少,秦少,宋醫生,你們的臉有點招人......”

她從包裡拿出幾個,早就準備好的口罩:“要不遮一下?”

霍謹川蹙眉。

秦錚也一臉嫌棄:“我們來看小嫂子表演,又不是見不得光。”

寧心怡輕扯嘴角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......”

她本來是自己來的。

想看看,黎纖在訓練營裡習不習慣。

但,今天早上,人剛出星然娛樂的大門。

就被這幾人給堵了。

再然後,就莫名其妙一起到了這裡。

她思緒飛快轉,看向霍謹川,想出一個完美的藉口:“纖纖她不喜歡麻煩的!”

霍謹川墨眉微蹙,定了會兒,朝她伸出手。

寧心怡舒一口氣,連忙上前,一人發了一個黑色口罩。

拿黎纖當藉口,果然完美。

不過,這幾位出身不凡,就算遮住臉,也遮不住那一身矜貴之氣。

就還是......

挺出眾的。

但好歹遮了點兒,冇那麼顯眼。

節目目前還在錄製,為防止有人提前泄露,入場的觀眾,都要上交手機統一管理。

出來的時候,再去領取。

一行人從通道安檢進入,工作人員遞給他們一個巴掌大的儀器。

秦大少爺翻看著,不太懂:“這乾嘛用的?”

“這是投票器,”寧心怡連忙科普:“待會表演完,覺得哪個跳的好看,喜歡哪個,就輸入哪個號碼投票。”

共五百名觀眾。

一個人有十票,可以分開投給幾個人。

也可以全部都投給同一個人。

霍謹川把玩著儀器,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,口罩遮臉,也遮不住一身氣質。

露在外頭的一雙眼睛,朦朦朧朧的,卻帶給人無形壓迫:“纖纖是幾號?”

寧心怡微怔:“還不知道。”

她也不知道裡頭是啥情況。

秦錚弄的這幾張票,還是在前三排。

離舞台不遠不近。

這會兒都在入場,有的人還帶著燈牌,擠擠攘攘的尋找著作為,特彆嘈雜。

就在幾位爺等的,快不耐煩的時候。

燈光暗下。

幾個導師出來,一個開場舞式的表演。

落座。

宋子言站在台上,拿著手卡,開始講述流程規矩。

後台。

出場順序,是抽簽。

孟思晨那隊是第一個。

她穿著黑白兩色的服裝,明豔漂亮。

站在候場處,一直在深呼吸,平複心情。

“加油!”

上場前,文語夕在不遠處給她做了個加油動作。

舞檯布景已好,燈光閃爍,公演正式開始。

“來,我們再排一遍,大家不要緊張......”文語夕回到隊伍裡,正說著發現少了個人。

問其他人:“黎纖呢?”

徐靜翻了個白眼:“化妝室睡覺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