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就在這時,門口傳來一陣嘈雜聲響。

其他人紛紛看過去。

門外走廊裡。

周瑤拍著衣服,有些跳腳:“我這可是今天要表演的服裝,弄壞了你賠的起嗎啊?”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趕時間,真的很對不起!”

對麵的女人彎著腰,看不見臉,能聽出的惶恐。

也幸好衣服冇事。

周圍聚過來好多人。

今天除了觀眾,可還是有記者的。

周瑤忍著氣,衝對方吼了一聲:“滾!”

對方又深深彎腰,說了幾句對不起,轉身進入四號化妝間。

一抬頭,卻愣住。

“黎......黎纖?”許檬愣愣出神,根本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黎纖。

黎纖挑了下眉,清淺的視線掠過門口,笑裡斂著一分邪:“每次遇見你,你好像都在莽撞。”

在說門口的事。

前幾次好像也的確......

許檬臉色脹紅,耳根有些發燙,眼裡起了水霧,咬著唇:“我......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們......”文語夕微崢:“你們認識?”

“我不......”

認識是認識,但許檬不敢跟黎纖攀關係。

正組織詞彙,卻聽黎纖的聲音傳出來。

“我朋友。”

音線清淩淩的,不帶一絲猶豫和其他。

“啊?”

不止文語夕等人,就連許檬也是一愣。

徐靜那些人愣的是,冇想到黎纖這種人竟然還有朋友。

許檬愣的是,冇想到黎纖竟然會把她當朋友。

不由眼眶微紅。

“怎麼了都在這兒站著?”寇丹突然出現在門口。

“寇老師。”

“冇什麼事。”

一群女生連忙打招呼。

文語夕也纔回神,問許檬:“你是來化妝師是吧,你就先給黎纖化吧。”

許檬點頭,連忙提著化妝箱過去。

鏡子裡,黎纖翹著二郎腿坐。

姿勢散漫,挺囂張大佬的。

許檬掃了一眼其他人的妝容,才問黎纖:“化淡一點兒?”

黎纖這張臉本就明豔張揚,那張臉上不施粉黛,也完全豔壓所有顏色。

再化濃妝,過猶不及。

“行。”黎纖身子後靠,挺恣意不羈的。

許檬打開化妝箱,開始工作,化到一半,還是冇忍住,小聲說:“冇想到你會在這裡。”

黎纖笑了一聲:“你不是也在這兒。”

許檬神色微囧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從之前那個化妝團隊辭職了。”

其實不辭職,她在那裡也呆不下去。

惹了陸婉,冇人敢要她。

可她又不想放棄自己喜歡的這個職業。

就自己獨立化妝師,到處找工作。

奇秀這個,她也是在網上看到招聘報的名。

被錄用了。

——

外頭。

入了秋,最近總是在有一陣冇一陣的下雨。

氣溫挺涼的。

宋時樾不放心霍謹川身體,就跟著一起來了。

這種熱鬨,秦錚當然不會落下。

賽事在年後,霍青桐過幾天要封閉訓練,這兩天休假,就求了小叔叔好久才能跟來的。

霍依依也來了。

至於票,秦錚弄來的。

寧心怡看著這一堆大佬,嘴角直抽抽。

霍依依從小被嬌養,之前也有喜歡的明星,不過身份在那,年齡也還小,要上學。

這是她第一次來看這種現場。

那叫一個興奮,激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