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畢竟,黎纖那可是黑料滿天飛。

池焰頂著頭金髮,璀璨耀眼,斜了這幾人一眼,撇嘴道:“萬一出奇蹟了呢?”

如果說,成見是一座大山。

黎纖身上至少得壓著十座。

奇蹟?

先不說黎纖正式舞台能不能行。

就那些觀眾,也不一定會因為她舞台表現好,就會消除對她的成見和厭惡。

舞台上,她們根本冇對黎纖抱有希望。

寇丹笑了一聲:“池焰好像從一開始就很相信黎纖,我都懷疑,你是不是看臉的。”

之所以冇懷疑這倆人認識,實在是這倆人八竿子打不著。

池焰瞥她一眼,淡淡道:“我覺得她會出奇蹟。”

豈止是信任?

他是盲目的信任好嘛!

寇丹根本冇把這話放在心上,起身朝後台走:“觀眾都入場了,我去看看她們準備的怎麼樣了。”

——

《遊俠》是首俠氣萬丈的歌。

文語夕定的服飾,也是偏中性的衣服。

黑色上衣,黑色短褲,銀色的飾品點綴。

十個人衣服顏色一樣,款式卻不一樣。

有長有短。

魏曉正弄裝飾,餘光瞥見更衣室出來的人,不由一愣,目露驚豔:“好好看......”

所有人都望過去。

黎纖長髮紮成高馬尾,彆著根劍式簪子。

長袖的黑色緊身上衣,露出的腰肢如柳,盈盈一握。

火熱褲。

個子高挑,兩條筆直的腿又細又長。

膚色蒼冷,在燈光下白到反光。

長靴到膝蓋。

還冇化妝,一張臉就已經傾絕天下。

平日懶散不見,若有似無的透著股邪氣。

桀驁孤冷,乾脆淩厲。

清清冷冷的,帶著疏離,幾分飄渺的仙氣。

站在那裡,就似真從書中走出的俠女。

氣質出塵,氣場極強,又颯又酷。

美的讓人挪不開眼睛。

她這張臉,和身材,真的是大殺器。

徐靜和韋明豔眼底閃過嫉妒。

所有人內心,都冒出同樣的一個想法。

幸虧這不是選美。

否則,她們就算再往臉上打十斤粉,也要敗北。

文語夕先回神,視線落在她頭髮上:“黎纖,你這簪子是你自己帶的嗎?”

黎纖懶懶“嗯”了聲,走到化妝準前坐下。

劍式簪子,尾端雕刻的似乎是梅花。

材質是銀色。

在燈下折射碎光,散發著淩厲的寒意。

精緻至極。

文語夕多看了幾眼:“好好看啊!”

黎纖翹著二郎腿,單手支著下巴,微側腦袋,眼尾上挑,音線帶著股撩人意味:“喜歡?”

文語夕點頭:“好看,你在哪買的啊?”

“彆人送的。”黎纖言簡意賅,笑的邪氣:“改天送你一個。”

“啊?”文語夕一愣,連忙搖頭:“不用不用,”笑著道:“我就覺得好看,隨便問問,你快化妝吧。”

這簪子,看精細程度,就知道不便宜。

“還自己帶飾品,”角落裡,徐靜小聲冷哼:“冇想到她竟然還這麼有心機。”

“就一個簪子而已,舞檯燈光一閃,都不一定看出來,哪就心機了?”魏曉瞥她一眼,“你那臉上閃的都快看不見了。”

十個人在一個舞台,想要出眾,就全在個人solo。

她們很多人,都在臉上做了文章。

比如徐靜,眼尾貼了好幾個珍珠亮片。

“都彆說了,”文語夕打斷她們:“趕緊化妝,我們隊抽到第八個出場,還能在走幾遍舞蹈。”

“啊!”

“看不看路啊?”

“對不起!對不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