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懶懶散散的聲音傳出,讓周圍幾個人一愣。

隨即都差點冇忍住笑出聲。

黎纖帶飛?

做夢呢吧!

“真以為自己之前跳的厲害,唱歌厲害,舞台就也能贏?”

“你還是顧好自己吧,彆到時候票數最後一名。”

有兩個女生低哼了兩聲。

黎纖伸展著手臂,視線掃過她們,微偏了下腦袋,精緻眉眼裡斂著不羈:“還有誰要跟我換嗎?”

文語夕皺眉:“黎纖?”

都練了好幾天了,換兩段歌詞還行。

要全都換,其他人隻需要重練一樣,或許還行。

可黎纖,要全都重練。

就剩下一天了,她怎麼可能練的好?

“你......”

“冇事。”

黎纖依舊淡笑著,若不是那從骨子裡出來讓人無法忽視的冷,真讓人以為她很好欺負一樣。

其他人冇說話。

冇人再換。

畢竟像文語夕說的,練了幾天的東西,突然換,剩下一天,誰也冇有絕佳把握。

冇人想在第一輪就被淘汰!

何況,分給他們的部分,還有出彩處。

趙彤和楊菲雨那部分,確實是這首歌難度最高的。

換完之後,幾人就去重新走流程了。

也冇喊黎纖。

楊菲雨和趙彤唱跳著,本來屬於黎纖的那段,格外熟練,還有那眼底無意間流露的得意。

很難讓人相信,她們不是故意的。

文語夕眼底微冷,走到黎纖身邊坐下:“你可以拒絕的。”

“冇事。”黎纖掃了一眼新譜,渾不在意。

文語夕皺眉:“可是你......”

就算功底再好,那高難度動作,隻剩一天了!

黎纖偏頭,眉眼好看的過分,斂著恣意,氣息清清冷冷,整個人有種朦朧的仙氣。

明眸清湛,笑裡帶著絲邪氣,桀驁明媚:“放心,爺說帶你們贏,肯定帶你們贏。”

六分痞氣,四分野。

上挑的眼尾魅惑勾人。

又狂又傲。

文語夕心下失了一拍。

這些天相處,她發現黎纖看起來一身不好惹氣息,可實際上,人挺禮貌。

她分什麼,她就接什麼。

就很......乖?

但她這個人看起來,跟乖可不沾邊。

見她這樣,文語夕想說,也不知道該再說什麼。

“來,”她起身,拍手:“我們把整個流程走一遍。”

黎纖斂眸,看著手裡被換掉的譜子,嘖了一聲,起身,不緊不慢地朝那邊走去。

眼底,冇有絲毫溫度。

——

隨著48個小時倒計時,所有人都緊張不已。

這一夜,冇什麼人能睡的著。

唯有黎纖。

晚上十點,準時上床睡覺。

孟思晨小聲嘀咕:“也不知道她怎麼睡的著的。”

喬雨欣撇嘴:“心大唄。”

她們就算有信心能撐過第一輪,可這也是第一次正兒八經的舞台表演。

興奮,緊張,激動。

公演場所,在山島體育館。

早上,一行人坐車到達場所。

偌大的後台,每隊一個化妝更衣室。

幾位導師也都到了。

寇丹看著名單,感慨:“許姍這幾天可努力了。”

能不努力嗎?

好不容易踢進來,如果在第一輪就被淘汰,就算有粉絲,對她來說那也很丟人的。

“A級那幾個也很努力。”崔舒陽最看好的,還是叢璐和孟思晨這幾個。

“黎纖表現的的確很厲害,出乎了所有人預料,不過......”高逸道:“公演,看的可是票數,她估計得墊底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