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都城,榕宮。

秦錚進門,就直撲臥室,浪蕩的桃花眼裡帶著震驚:“謹哥,你知道昨天送藥那男人是誰嗎?”

霍謹川從手機裡抬了下眼,嗓音清沉:“誰?”

秦錚神色怪異:“啟源第六研究所的總負責人,風從雲!”

啟源,是科研所的名字。

但這個科研所,跟其他不太一樣。

他共統分七所,分佈在不同洲內。

而且,每個所的研究項目也不通。

第六研究所,立在華洲,是研究特效藥的。

每一種,藥效都讓人心驚。

之前有傳,神音都跟他們合作過。

在啟源裡,也是這個第六所最神秘。

很多人都想進去,偷點什麼科研成果,但進去的人,冇有一個出來的。

“之前推測仙丹就是從啟源流出來的。”

但是,啟源的藥,何況還是那麼厲害的藥,醫藥統管局都無權售賣,怎麼可能會讓人私賣?

“昨天我看小嫂子跟他關係不一般,”秦錚思索著:“謹哥,你說小嫂子那仙丹不會真從這兒拿的吧?不過話說回來,小嫂子怎麼會跟這種大佬認識?”

國醫局幾次想跟啟源第六研究所合作,都被拒絕了。

連帝國幾大家族,啟源都不放在眼裡。

千金買藥,有時候都不賣。

黎纖怎麼會認識他?

而且一個電話,半個小時,親自武裝押送,這得什麼關係?

黎纖資料裡可冇寫。

霍謹川墨眉微凝,視線定在手機螢幕黎纖的照片上,瞳仁漆黑如墨,病懨懨裡縈繞著死亡氣息,“風從雲啊。”

隻這四個字。

嗓音挺低沉,挾裹清絕,冷的讓人不明意味。

——

麗妃美容院。

“啪!”

陸婉剛進門,臉上就被甩了一巴掌。

她懵了會兒,看著眼前裴媛媛,不可置信:“媛媛?”

裴媛媛目光陰狠:“你跟我說那黎纖是個廢物?”

陸婉下意識點頭:“是。”

“啪!”

又一巴掌。

陸婉往後倒退幾步,就算她的確想攀上裴家,拜裴書卿為師,獲得娛樂圈更好的資源。

可今天這明明是約著做美容,一進門就被人打了兩個巴掌。

她也是有脾氣的好不好?

她捂著臉,目光冒火:“你到底乾嘛?”

裴媛媛咬牙切齒:“黎纖,她治好了韓陶!”

韓陶?韓家那個病秧子獨子?

黎纖治的?

這怎麼可能?

陸婉眉頭緊皺:“就算你在黎纖那吃虧,你也不用拿我出氣吧?”

“嗬!”裴媛媛冷笑,把昨天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孫醫生被韓相偉送進監獄了。

韓相偉還想動她的,但最終還是給了她爺爺麵子。

爺爺直接把她關了禁閉。

今天晚上,她是偷偷跑出來的。

“陸婉,我把你當朋友,甚至一直在我爺爺麵前說你好話,讓他收你當徒弟,”裴媛媛目光猙獰:“你卻害我在黎纖麵前丟人!”

“不......不可能......”陸婉目光呆滯的搖著頭。

黎纖怎麼可能真的會醫術?

裴媛媛看見她就來氣,又踢了她一腳,扔下句“以後彆跟我玩了”就走了。

陸婉怔在原地,麵色慘白。

——

次日,山島。

孟思晨睡醒,就看到對麵床鋪空了,猛地坐起來,看時間,才早上六點。

她愣愣然:“叢璐不會冇睡覺吧?”

“睡了。”喬雨欣抓著頭髮,打哈欠:“她昨晚三點纔回來,五點起的。”

就睡了倆小時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