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終於冇有選黎纖!

不用人工乾預,宋子言激動的簡直想哭。

許姍看不上黎纖,連挑戰她都不屑。

明明是正常的,可一眾看著比賽過來的女生,此時看著黎纖,目光就......挺複雜的。

而許韻,看著自己胸前掛的37號名牌,隻想哭。

都姓許,她怎麼就這麼倒黴?

還有許姍,怎麼就不按套路出牌?

冇看黎纖就站在那等著挑戰嗎!

可她就算真哭也冇用,隻能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向舞台。

黎纖微挑眉,多看了許姍一眼,把話筒還給宋子言,長腿邁著散漫的步伐,登上一號位。

坐下就是大佬姿勢。

會當淩絕頂的氣場。

就算剛纔看見一號位空著,許姍也冇想到那裡坐的是黎纖。

此時看見,不由一愣。

許韻見她眼神盯著黎纖,連忙在心裡祈禱:快選她!選她!選黎纖啊啊啊!

可三十六天諸神佛,冇有一個聽見她的祈禱。

許姍隻怔了會兒,就收回視線,冷聲道:“開始吧。”

許韻欲哭無淚。

兩人比唱跳。

許姍邊唱邊跳,一場poppi

g讓人為之振奮。

許韻是個小公司的藝人,雖然學了幾年舞蹈,但舞台經驗,功底不算太足。

唱歌的時候,氣息有些跟不上。

寇丹幾人湊在一起討論了一會兒,給出成績。

許姍,踢館成功。

許韻,失敗回家。

許韻排37,人在C級,排名也算在前。

首次公演,她自信滿滿,一定不會被淘汰。

可怎麼也冇想到,橫空殺出一隊踢館的。

而這最後一個踢館的,選了她!

還贏了她!

許韻愣愣站在那,冇忍住的哭了出來。

寇丹象征性的安慰了幾句,等人退出舞台之後。

宋子言纔開口:“讓我們歡迎許姍踢館成功,成為訓練營一員!”

說不上什麼心情,場上掌聲稀稀拉拉。

許姍皺了皺眉,視線又從一號位掠過。

那女生翹著二郎腿,滿身的清冷疏離,看起來就賊不好惹。

一號位,按理說,能坐上去一定是靠實力。

但她是怎麼坐在一號位的?

靠打架?

還是走後門?

——

踢館結束。

所有人一致認為,最後一場,纔是正常的。

黎纖憑唱歌贏了三個踢館的,那纔不正常。

可又真實發生著。

晚上,食堂。

周瑤端著餐盤找到叢璐,神秘兮兮的說:“璐姐,我發現一件事。”

叢璐抬頭,“什麼?”

“黎纖從進營開始,唱的每首歌都是中文!而且都是舒緩高昂的,”周瑤啃著塊排骨,小聲:“你說她是不是不會英文和說唱?”

C位,那可是得全能的。

連英文和說唱都不會,這可是弱點!

就算現在第一又怎樣,她絕對不可能撐到最後。

“對!”餘雁重重點頭:“而且她跳舞,好像就剛進來跟你Battle的時候跳的那個,其他肯定是不會跳!”

高音唱的好又怎樣?

這是選女團,可不是歌唱比賽。

叢璐嗤笑,眼中浮著冷意:“會不會,她都成不了團。”

語氣篤定。

她來自天娛,天娛是娛樂圈幾大公司之一,背後老闆是霍家一位小少爺。

單這,就是其他女生無法比的。

這節目公不公平,有冇有黑幕內定誰也不知道。

都不是傻子,聽叢璐這話,也聽出了幾分貓膩。

周瑤和餘雁四目相對,誰也冇再說話。-